政治籌碼最新走勢

經616事件,各方人物有得有失,哪一方輸最多?哪一方最豐收?一齊來倒數下~
終極大敗大賞:香港警隊!
武力過火、權力過大、通例不從、態度不善、立心不良、專業不足,真係罄竹難書!實至名歸!今晚結論仲謝絕成立獨立調查小組,真係要拜多啲關公學下公關啦唔該!國際社會都睇住架!
一鋪清袋大賞:林鄭月娥!
孤注一擲、不留退路,自然咩都無哂,毫無懸念啦!飲恨輸畀警隊,因為林鄭不論下台、着草、腳痛咩都好,退隱外地又一條好漢。警隊無這條路揀啊!
損失慘重大賞:中央!
習大大揚言30年內要一統中華,香港必須成為台灣的榜樣。畀你今次搞一搞,真係多得林鄭唔少。
陪葬大賞:建制派!
未來議席就肯定流失。不過啲議員常說「我係XXX派,一定要投YYY那票架」,令我感覺這類議員好似無咩自由意志咁。即使喪失議席無份投票,其實你都無咩決定權的話,就無咩損失啦。不過損失份糧,咁罷工罷市都好多人陪你地自斷收入啦。
政治博奕不是零和遊戲,但事件的確有些單位前景變得光明了。來看看甚麼單位賺到了!
民心大賞:胡志偉、鄺俊宇!
一個在槍林彈雨中向前行,一個四出變身忙到暈。事件後一定更多更忠實的支持者!政治的路不易行,願他們步步為營,繼續用「初心」做好「公僕」。
意外收穫大賞:不贊成修例的人!
好多人上街,都抱着「都唔去諗有無用了,只是希望表達」之類心情,結果居然真的奏效。正如Donald Trump式的Bargaining Strategy,ask for撤回,result in暫緩,我估其實好多人都收貨。
終極潛能大賞:年輕一代!
這次運動沒有鮮明的領導者角色,所有後勤物資、前線部署等,完全靠連登、Telegram等社交媒體。看在特首眼中這是有組織的精密部署,我不能完全否定,只能說這種所謂的部署,並不是傳統的部署方式,看似好自發好即興,其實機動力及臨場應變力又好高。有人形容這是年輕一代多打Online Game的思維及行動模式,我覺得形容得幾貼切。年輕一代,10歲未夠就可很輕易地用internet接觸任何資訊,那是老屎佛們好難想像和理解的。莫講話啲離地高官連八達通都唔識用,就算三四十歲未接觸過online策略遊戲的人,都好難進入年輕一代的思維模式。
結論是,未來是屬於年輕一代的,前輩長輩們呀,請盡快學懂放手,讓他們去闖出一片天。

612算是暴動嗎?

我不懂法律,無意在字眼上下判詞。只想從理性角度思考事件。
首先我想定個前設:民間中「行事激進主將以武力抗爭」的,我姑且稱為「暴民」;警隊中「行事激進主將以武力鎮壓」的,我姑且稱為「暴警」(不用「黑警」以免與黑社會連繫上)。
前設是,香港200萬遊行人士中,一定存在暴民;警隊3萬人中,一定存在暴警。如果認為200萬上街的人全部都是暴民,或認為警隊3萬人中全部都是暴警,謝謝你的閱讀,讀到這裡就夠了。或許有天心情有所轉變時,再回來往下讀吧。再見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戰略上,616後不應求撤回

200萬人,是一個足以破世界紀錄的數字。為甚麼會有這個人數,絕不可能相信200萬人的最focus點都全部在於《引渡條例》。一定有人最針對高官下台、警察武力、慈母言論,釋放學生等等。200萬喎,我也肯定入面有逢中必反,外國勢力、武力激進、反間臥底、過路遊客等等,因為200萬這個數字太大了。
政治,從來都是妥協的藝術。「暫緩」和「撤回」,名義上不同,但對手也需要下台階。把對手趕盡殺絕,兵法理論是會令敵方無路可退而被逼背水一戰。換轉立場,推行《引渡條例》就是令民眾覺得被逼到無路可退,才會有這個陣容的人數上街。
再者,現在還聚焦「撤回」,顯然不會再有淺藍和淡黃的人支持。善戰者,須講究資源和成效,因為社運和戰爭同樣是消耗戰呀!錢、時間、人力、資源⋯⋯硬要追求石堅跪低喊「黃師傅,我知錯」其實成功率不高。
所以就效益而言,有兩點其實可暫時放低:
  1. 求「撤回」。如果目標是《引渡條例》不去實行,目前已達到了。如果真的再有二讀,自然再會有人上街。
  2. 求「下台」。特首的管治能夠造就世界紀錄,中央自然會審視是否要讓特首腳痛一下。但相反,若由民間策動下台,中央的角色必須支持港府,所以結果只會越叫喊越無法下台。「暫緩」叫她下台,這是三十六計的「隔岸觀火」。有些事情,要放手才能達到目的。
那麼可以收隊了嗎?
也不盡然。
有些部分我覺得可以平心拿出來尋求進步的,是警察的行動模式。
這部分是怎麼在7天之內,由100萬變成200萬的轉捩點。
後文再談。
#616後戰略
#引渡條例

紅色小巴的警號

除了小時候約一個月一次,乘坐紅色小巴去探望外婆以外,我幾乎都不會坐紅色小巴。

認識太太以後,我乘坐紅色小巴的次數急劇上升,平均數大概是一天超過一次。

我喜歡選擇坐地鐵,因為班次密,車程準時,車速穩當少轉彎,可以安心看書。

上班的話我愛坐電車,也都是因為可以慢慢看書。

沒錯,都是有路軌的。沒有路軌的話,看書我都會暈車,聽說對視力也不好嘛。

太太喜歡坐小巴和巴士,因為有街景看。

我對巴士和綠色小巴都沒甚麼意見,只有紅色小巴,分外是不太喜歡。

一來是它的亡命風格。載著十多人扶老攜幼地去飆車,我覺得頗憤世疾俗。

有的話我都一定會繫上安全帶,不過太太就是不喜歡束縛。

二來是悶在車內的煙味。大概有六、七成都有這情況。

不過要是很走運的話,我也試過坐過一輛裝滿空氣清新的紅色小巴。

三來是司機個性。大聲說髒話的、不停用對講機聊天以致沒停車給客人的、會罵客人的,會罵路況的,這些加起來雖然只有三成,不過一出現就會嚴重影響客人的心情。

四來是它飄忽的準則。沒有固定車站,沒有固定價格,加張矮凳又可當座位,就像一台沒有說明書的機器。

今早看新聞,拘捕了牽涉黑邦向紅色小巴收保護費的領導層人物。有紅色小巴司機表示:「拉咗人,我都要繼續交錢(保護費)。」

公共運輸工具,的確理當由公營機構劃一規管。

自由發展是可貴的。但沒有規則的話,自由終將變成野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