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動腦筋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電影《Invictus》
hinarthur
2010年01月25日
電影《Invictus》
一片雲
2010年01月23日
在雲吞上添足
hinarthur
2009年11月11日
索引
藝術評論 (37)

笑話剖析 (49)

咬文啃字 (9)

社會文化 (1)

動腦筋(10)
動腦筋
2004年12月29日
「塞」出個詩人

最後更新:2009年07月13日

寫詩不是每個人都擅長,更不是每個人都有興趣,可是現今在普遍的教育下,倒是每個人都會背誦過。沒聽過床前明月光,也一定會念春眠不覺曉。對於自認為骨子裏對詩詞沒有任何感覺的人,究竟學習詩詞的意義在哪裏呢?

古來就沒甚麼以寫詩詞而至富的人,那不是一種職業,也不是必須的常識,要論詩詞存在的普及價值,當要數大部份人都會經歷的求偶時期。沒錯,我們發春的時期,總也能吟上兩句比喻,甚麼星星月亮太陽的、青山綠水碧波的。姑勿論意境或修辭到達甚麼境界,先看看下面一個平凡的努力例子。

我晚上回家途中很塞車,困在車子裏很無聊,於是想攝錄當下的情境,給那個不在身邊的她分享。於是我開始雕琢。
「嘩,今天好塞車呀!」好像有點俗氣。
「車水馬龍!」用現成的,這沒有個人風格嘛,該加點形容詞才對。
「今晚塞車很漫長,困在車廂很無聊。」有點內容了,還修成七言的。用用比喻更好。
「車塞得像蝸牛比賽一樣。」不錯了不錯了,七言修成『塞車就似賽蝸牛』。
可否加入眼見的情境呢?我看一看車窗外,滿是車燈。
「蝸牛亮著眼睛在高速公路上排隊。」(亮眼蝸牛似列隊) 有點顏色了。
除了靜態的,不如也看看動態的。我這邊離城的車隊慢得要死,進城的卻飛快。且我都只能看到我的車隊這邊車尾的紅燈,和看到進城的黃色車頭燈。
「我在紅眼蝸牛這邊緩慢前行,看著對面的黃眼甲蟲飛快地馳行。」(我乘紅點慢慢塞,身邊黃眼急飛行) 現在還有對比了。
「我騎著憤怒的鐵蟲,看著遊閑的對頭車在飛馳。」(我騎怒蟲慢步行,眼看閑光卻飛馳) 嘿,現在還擬人了。
換個角度,把主語改成車子而不是我又如何。
「憤怒的鐵蟲載著我,閒逸的鐵蟲輕快地飛過。」先集中琢磨第一句。那個「我」好像缺乏形容。
「憤怒的鐵蟲載著疲乏的我。」(鐵蟲怒載我疲乏)不只是身心疲勞,每天的作
息簡直喪失自我。
「鐵蟲怒載我乏魂」「怒載乏魂渡皮囊」

好了,閑字也都差不多消去,精煉很多了。各自的用心咬文嚼字,就得以下的情景:

怒載乏魂渡皮囊,羨看流星馳風光。
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