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聽故事記事誌夢迴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索引
夢迴(10)
夢迴
2006年11月03日
失落的契機

最後更新:2008年12月27日

前幾天,就有點痰上頸。對付這種要病不病的淺病,我個人的蒙古太醫式治法,就是復吃和添睡了。

早餐當然還是吃足了。午餐把平時的二元包,變成五元甚至七元八元包。晚餐把水果變成大盒大盒飯。照理是病從口入呀,這種方法實在是一點根據都沒有。

至於添睡嘛,便從凌晨一點多才上床的不足六小時,變成十點多便去睡的九小時。老實說,擺明沒吃藥,就算平時怎麼睡眠不足,一下子也實在不習慣,變成不斷醒來。昨晚更誇張,凌晨一點多便醒來,還清醒得忍不住去看手機上的時間呢。

不過始終強迫自己入睡 (其實很顯然地,病情並沒有惡化,不然不用強迫都自然累得睡倒了吧),意外的是,做了久違了的夢呀。
 
並不怎麼完整的夢。大概是有鬼魅和異獸,我到了冥界。我有一個同伴。冥界有由蟲喬裝成人形的膺人。同伴的手臂很粗壯。我們在樓梯轉角遇見戴着褐色帽子的人。他那個不懷善意的嘴角翹起了。我害怕得用銀色的子彈把他打得稀爛。我們繼續前進。可是並不曉得前進的方向。沒辦法發展下去。

醒來。

天還沒亮。再睡。

我到了冥界。同伴有一雙粗壯的手臂。我們一起到了泛黃色的街巷和舊樓。梯間轉角的地方,竄出一個戴褐色禮帽的人。他的皮膚綠得像令人作嘔的鼻涕,口裏叼一根彎曲的煙。他想賣我們一個情報。我為他的鬼祟感到強烈不安。同伴揪着他的領口,右手猛地擊出一記手刀,綠色皮膚的人的臉變成液態,不斷流出像鼻涕的黏稠物。但連着脖子的,是一個細小的頭。那是蟲子的頭。同伴用粗壯的手臂敲了一個情報。我們可以順利前進。

甚麼嘛?!簡直是一塌糊塗。不過做夢的收獲真的不錯。原來只要多花點時間在床上,應該就可以多出產一點自由的夢。雖然暫時並沒有非做夢不可的需要,但知道這個交易條件,總可以當作正面的積極操控權。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