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聽故事記事誌夢迴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索引
夢迴(10)
夢迴
2006年05月10日
刀光之夢

最後更新:2008年12月27日

夢見一個好大的室內場所,我好怕。右手提著一把手臂般長的單刀,毛孔都豎起來了。會感覺到自己顫抖著,不斷察看四周圍一點一滴的聲色動靜。

有一個光頭的壯漢,赤裸著上身,神色好像瘋狂了似的猙獰,眼光掃到的地方似乎都會在留下額汗。我怕得發慌,拼命逃避他邊狂號邊發蠻的亂抓亂舞。我手上的單刀,是我唯一希望可以藉以保持距離的工具。

室內很暗,只有幾根燈管在看不見的高處照明,在我站著的地面亮度,大概只有破曉前那種鬼秘的啞光而已。刀尖不斷從光頭漢的表皮劃過,每拖一刀,我反而怕得越甚。添了刀痕的他,似乎精力更勝一籌,好像我正在為他刺上標誌力量的刺青,他只有更趨積極地向我撲過來。

我氣也喘不過來,總覺得喉嚨後面有個地方好想放聲哭出來。不過聽到光頭漢的野獸般的聲音,情緒上的感覺已經不能好好地抒發了。我踏過高處的雜物,一躍而下,跳向光頭漢的上方。要到達之際,我使盡逕自發麻的全部力氣,把單刀劈向光頭漢頭顱的正中央。刀鋒接觸頭顱的瞬間,發出噹一聲。響聲聽起來好像還在不斷延伸,要是追尋下去的話,一直會到達死亡的國度才會消失。我雙手手臂已經完全沒有知覺了,響聲把所有神經系統都凝住,要感覺我自己的存在,惟有靠那個已經脹大得煞有介事的恐懼。

時間在響聲的當下,停止了。我凝住在光頭漢的上空,刀身依然停在他的頭頂上。我只能眼巴巴看著光頭漢的神情,由訝異變成盛怒。他想要光憑眼光的怒氣,來把我活活燒灼燃起。我們停留在尷尬的位置,等待著時間從新恢復。

時鐘的齒輪把卡住的小木棍壓碎了,終於能夠繼續轉動。就在時間爆烈似地活躍的時候,我喉嚨後面的機關也跟著被激活。無理性地抓著我的聲帶拼命搖撼,發出了奇怪的聲音。就算是我自己聽起來,也感到難以明白,就像深暗森林裡的和尚發出禱文般的呢喃,要劃破苦海和極樂間的異度屏障。

呢喃要劃破,就那樣劃破了。

我聽見自己喉嚨發出來的聲音,已經變成是床上的那個自己了。沒有刀單的護戒,反而心安。好好記著夢境,轉頭又睡去了。沒想到還要造夢。不過只是一些和舊同事或打羽毛球等的生活事宜而已。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