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聽故事記事誌夢迴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索引
夢迴(10)
夢迴
2007年03月31日
柔軟的躺賴


機場的揚聲器正在廣播,一把好像被海苔包裹着的女服務員聲音,宣布將會延誤到達的班機號碼,我和你身邊堆了很多行李。你看着我,露出一副傻傻地微笑的樣子。一起吁了一口氣,我們的笑聲把心神一下子相通起來。大家都乏了吧,一段很長途的旅程,不過乏得很滿足。

在鐵路的車廂裏,傍晚的日光斜照進來,映在車壁上的白好像肥皂泡般晶瑩。現在並不是繁忙時間,只有一些看來像是退了休的乘客互相保持一點距離,稀疏地散坐在搖晃的車廂中。我們靠在其中一節車廂的首部,旁邊堆着幾個熟悉的硬皮箱。你倦極了。對我嬌媚地抱怨一句,然後懶洋洋地縮起身子,靠着牆半蹲下去。我伸手繞過你的背,小心奕奕去擁抱你柔軟的身軀。那樣的姿勢,希望起碼可以給你一點精神上的和暖感。

車門打開,我把你抱起來。你穿着長及膝蓋的純白色連身裙,像層輕紗一樣把你化成幼嫩的羽毛。青黑的頭髮隨着我的腳步,一下一下在我右臂上撩撥,那種毛毛的痕癢刺激起我的興奮。車廂外的天色白茫茫一遍,我看見自己的背影,正橫抱着一個身穿白絹的玲瓏女子,在日光的照射下,那背光的兩團黑影揉在一起,漫步走向那個不知名的完美的國度。
客廳有一張用被鋪和帳幔搭成的高床,三面遮掩的布帷盡力阻擋住入侵家裏的強光,剩下一面則面牆而置。你沉沉地躺臥在床上,蜷曲着弓身,身上蓋着一張薰衣草香的潔白薄被。你的雙臂肆無忌憚地彎曲放在白被上,眼睛閉得安穩如綿延的海洋。我的腦袋裏充滿了幻想,必須要竭力操控住野獸般的瘋狂想法,才能心存感動地懂得欣賞你沉睡中那無防的美態。

姐姐來到我家裏,因為帳幔的遮蔽,所以她並沒有看見你。我心裏只是想着,希望姐姐不會走到帳幔那一邊吧。我和姐姐並沒有聊甚麼特別的事情,不過姐姐說:「很累,我想睡。」帳幔旁有一張簡單的單人床,她走過去的時候,看見了你。你酣睡的樣子好像正在造甜蜜的夢兒,我幻想起那段旅程中或許有過甚麼甜蜜的片段。姐姐側着頭,好像科學家在觀察實驗台上一件受了傷的野生動物。我覺得心有點慌,也覺得有點莫名的溫馨幸福。

姐姐無聲地爬上單人床,平靜地睡着。我回復成家裏的唯一一個清醒的人,一個一房一廳的家,廳裏有兩張床,床上有兩個女人。我坐在沙發上,心情好像被冷咖啡澆在胸口上。
很久沒有造稍長一點的夢。原來這一晚之前,我看了一齣不尋常的電影,電影名字是《夢修羅(Container)》,最特別的地方,是我從來沒看過一齣電影,會有那麼多人中場離場的。這一定算不上是我看過最差勁的電影,看的時候確實也有點睡意,不過似乎勾起了一些不着邊際的材料,造成奇妙的果實。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