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動腦筋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電影《Invictus》
hinarthur
2010年01月25日
電影《Invictus》
一片雲
2010年01月23日
在雲吞上添足
hinarthur
2009年11月11日
索引
藝術評論 (37)

笑話剖析 (49)

咬文啃字 (9)

社會文化 (1)

動腦筋(10)
動腦筋
2005年10月01日
淪陷於三文三語


誰說要發展兩文三語的?

兩文,是指中文和英文。三語,是指英語,國語,和粵語。「文」就是寫的那方面;「語」就是說的那方面。「語」和「話」一樣,要用「話」來區分的話,離奇地在字彙上有那麼一丁點的不同,變成「鬼話」、「普通話」、和「廣東話」。

光是用字就那麼麻煩了,不像英美那樣,「write in English, speak in English」,從來都是用同一個字而已。

發展兩文三語,是個不錯的意見,是個順理成章的政策,是個「不這麼做不是很愚蠢嗎」的理所當然的方針。勝在於普及文化,求同存異嘛,這個年代,哪裡還來秦始皇那套專制的統一文字?

香港人,說粵語。香港人,很聰明。香港人,發明「粵文」。粵文並非官方的稱謂,如果在網上搜索器下搜尋的話,那個好像比較正式一點的稱謂叫作「香港增補字符集」。

我第一次接觸這種文字,是小時候看祖母的明報周刋。那些一幅幅明星照下的短文圖解,全都是一些口字部首的字。非要一個一個字讀出來不可,好像解讀文言文一樣。我在生長環境的薰陶下,被那個「有文化的」思想教育,說那是「沒有文化」的東西。

的確,那時候,連我看的日本漫畫,都沒有出現「係咁架啦」、「過嚟哩度」、「講咗俾佢聽」這種字。

我以為口字旁的文字,是市井之氣。沒辦法,因為以形聲來造字,不就全都是執筆忘字之徒最方便的表達方法嗎?全沒有章法可言,有時說「這裡」可以說「哩度」,有時會用「呢度」。

香港人最愛方便了。我也很愛方便麵的方便。
第一次讓我感到敬服的粵文,是謝立文的麥嘜文化。他的粵文,是在駕御的境界。我佩服他可以把粵文來寫對聯、來說諧音笑話、來造雙關謎、來寫粗陋樸實的絕詩。當然,他的周邊才華亦很強,例如用古典音樂填上粵文詞、寫四格甚至一格漫畫的精煉、寫時事和童畫的諷刺和真實。總的來說,我第一次看見粵文的另一個境界。

可惜我留神觀察,還沒有碰見第二人,能把粵文昇華至「非得用粵文表達不雅致」的境界。
粵文的普及化,讓香港出現三文三語。下一代,閱讀粵文已經是行雲流水之順暢了。那是他們的母文化。雖然這求同存異的「存異」,是枝生出來的,但這種創作,可能代表香港人對文化的吶喊。

我們不單只求同存異,我們還求同生異。

我相信應該有很多人會驕傲吧。起碼會越來越多,因為下一代將會淹蓋上一代。
現在我看外語電影,十套裡起碼有一套,己經看不見「的」字了。荷里活片還罷了,藝術電影都變成粵文就太過份了。

嗯,不過甚麼是藝術呢?我也說不上來。肯定每個人的定義也不同。而且,我這樣的憤怒,也不過是表現出我屬於那將要被淘汰的上一代人而已。

我覺得「粵文」是一個太過優雅的稱呼了,不過達爾文描述的趨勢是明確而可預料的。
作為一個末代的「書面文」支持者,不過是很消極地想表達一個願望:我希望在這個小撮人的艱難過度期內,在外語電影的入場說明裡,除了交代是原音還是配音外,還標明中文字幕是粵文還是書面文。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