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嘜2010電視廣告

前天一大早,對著《香港早晨》的「新聞報導」吃早餐。

廣告時段看到刀嘜的新電視廣告,有一份窩心的感動。


短短三十秒,由孩童成長的掙扎開始,回到原始的真心,多少人要用一輩子都領悟不來的道行。

當然,小孩稚嫩的眼神和媽媽清麗而端莊的選角,的確添不少分數。

反覆看了幾次,想起來右手拿刀而割傷右手拇指,好像有點難度……哈哈。

不老,是要學習的

從閱讀器上讀到人家寫的一篇《猴子靈藥二週年誌》,很有感覺。

「改變世界的方法,是先改變那個被世界改變的自己。」

如果你對於目前所處的環境感到不滿,或者根本就看這個世界不順眼的話,請不要寄望它們會為你而改變——從自己開始,改變吧!

每次看到這種想法,總會驚訝人原來可以活得那麼青春!即便說的是一個老頭子,那種威力就更驚人。

「許多人面臨的核心問題之一是,他們想在投入其中之前,預先知道事情是否會成功。」

世界變得越來越緊密,但人心是自己的,控制不了也得努力去控制,畢竟那是保衛「自我」的唯一自我救贖途徑。


文章還附上這副照片,曉富韻味,用得恰到好處。

電影《Invictus》

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. Invictus Poster
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.

包容那些囚禁了自己27年的異族,或許是老人看化了世事;但平心靜氣地懇求自己的保安隊長包容這些異族,那份耐心和氣量,才開始徹底地俘虜我敬服的心。

曼德拉首次約見欖球隊隊長,談的盡是抽象的成功之道,半點寄望和壓力都沒掛上嘴邊。隊長必須花時間思考,才能確定,總統先生希望要的,是一場勝利。

一份無言的厚望,或許令隊長摸不著頭腦。政治和球賽怎麼會掛勾呢?

隊長必須反覆嘴嚼,這個擔子自然會被越思越大。那是言語以外的膨脹威力

實在無法想像,真正的政治舞台,怎能讓一場風馬牛不相及的球賽扯上關係。這場密室對話,實在太過戲劇性,但卻全因它是真真實實地發生了,而更撼動人心。
 
由兩人碰面開始,節奏緊湊得迫人,就連前前後後熱愛解畫的兩個老頭子都沒再哼過半點聲。

由兩人碰面開始,那股「言語外的膨脹威力」沒一刻停滯過,而且直把觀眾壓得透不過氣來。

球隊要勝出,已不是一場勝負或個人榮譽那麼單純,而是帶著種族和諧、國家和平、抑制動亂等等千絲萬縷的元素。

結局兩個男人再次碰面,終於把相互敬重的心,綻放成一句感謝的說話,然而交織在觀眾心頭蓄勢已久的盼望,卻被太過簡單的一句感謝,迫著從眼眶宣洩出來。

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.
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.

一首名為Invictus的詩中最後的兩句。就是這首詩,推動曼德拉的堅持,鼓舞隊長的信念,造就南非和諧度過艱難的歲月。

原來Beyond的《光輝歲月》,就是讚頌這位傑出的領導者。

一生經過徬徨的掙扎
自信可改變未來
問誰又來做到

熱誠祈待能在即將到來的頒獎禮上,看見這套了不起的作品能脫穎而出。

殺手 — 「投票程序」

一般的投票模式,都有「過半數」方案和「達半數」方案,譬如十個村民投票,結果是五對五的話,動議應通過嗎?

使用「投票權」中介紹的「半票模式」,就可解決這個問題。

簡單舉兩個例子:

  1. 十個活著的村民,一個原告,一個被告,所以總有效票數是8.5票。那麼贊成處死的票數是4.5票或以上便通過,4票或以下便不通過。
  2. 九個活著的村民,一個原告,一個被告,所以總有效票數是7.5票。那麼贊成處死的票數是4票或以上便通過,3.5票或以下便不通過。

只有一個嫌犯的話,以上這種方式就可解決了。

可是多於一個嫌犯的話,該怎麼辦呢?

投票程序有以下兩種:
馬上審理及施刑】:每當有人作出正式指控,立即進入「審理→辯護→投票→施刑」的程序,期間不接受其他指控。
好處:容易處理。
弱點:茅頭過於鮮明,壓低旁人綜合宏觀的視野。若一個白天連續有多宗施刑,活人越來越少,有效票數便逐漸下降。

批次審理及施刑】:在討論中自由作出任何指控,結束討論後進入「審理→辯護→投票」,按結果一次過施刑,然後馬上進入黑夜。
好處:自由度較大,每項投票的有效票數也相等。
弱點:投票的細節須小心處理,例如投票的次序可能影響結果,是否匿名投票,每人只有一票還是每回合一票,哪種結果才決定施刑。

評論:
以公平性為原則,採用【批次審理及施刑】較為恰當,由此亦需分析投票的細則。

新發明的「眨眼眼鏡」

了不起的發明!

戴著這副眼鏡,五秒鐘都沒眨眼的話,鏡片就開始起霧!

對啦,你看不清楚,自然反應就會眨眼。

這到底有甚麼用呢?當然有。

常看電腦或電視熒幕的人、眼水分泌不足的人。那就是我啦。所以我覺得超棒的。

不過看到廣告形容的用處,主要都是以「提神」為主,認為可媲美咖啡因

不過售價要US$167,何況我現在沒戴眼鏡,還要另買一副安置上去,是無福消受了。

70字的手機小說

國內的「全球寫作大展組委會」與「盛大文學無線公司」聯合舉辦了《一字千金》的3G手機小說原創大展活動,那是一個小說故事的創作比賽,字數上限為70字。

幾年前我看到有迷你小說比賽,限500字,我已覺得不可思議。小說的定義是讓人隨便歪曲的嗎?不過小學作文也不過三百字,我也寄了一篇《守樹人 》投稿去。

現在又看到一個70字的,我再次覺得離譜了!

甭談「起承轉合」,連放個屁都比它長。

70個字,實在不得不問「要不要算標點符號」?

新潮流的新產物,畢竟看來像怪胎。

現代人真的那麼忙嗎?甚麼twitterplurkfacebook等微網誌,全都短得乍舌。

要是忙得連讀字都沒空,以精緻細膩的形式表達,難道還會花精神細細品嚐嗎?

寫作習慣與引號

自從年前讀了「老貓學出版」的《傳統編輯對部落格新手的寫作建議》,以及他所寫的多篇與blog和編輯相關文章後,對我在網上寫作的文體和模式起了重大的影響。

經過一年多的消化和實作,忽然驚覺變化之大還真難以置信。

現在寫東西,無論是句子抑或段落,都盡量精簡。

以段落而言,幾乎是一段都只放一個句號,也意謂一段只有一個重點。

以句子而言,盡可能都不超過二十個字。

為甚麼呢?因為讀熒幕上的字比讀紙張上的痛苦很多,所以利用「空行」和「標點符號」來區間文意就更頻密了。

原來文字都有留白的技巧。

我們讀字,可以有很多種「眼」來讀:有慢慢嘴嚼的「詩詞眼」,有掃描式的「速讀眼」,有慵懶的「雜誌眼」,有用力閱讀的「學術眼」,還有「武俠眼」、「漫畫眼」、「字幕眼」、「msn眼」、「菜單眼」等等。

只要不是用逐字細讀的閱讀方式,我們最輕鬆自然的閱讀方式,就是集中去讀句子中的「關鍵字」。

於是乎,稍為冗長、結構稍為複雜、用字稍為非一般,我就輕易把其中的「關鍵字」用引號圍起來。

到底結果怎麼樣?是更難讀還是更易讀呢?還是根本沒有人覺得有分別?

不曉得。反正是閉門造車,就耐著性子等有心人來告訴我。

殺手 — 「投票權」

嫌犯應否擁有投票權?

  • 「不該」的理據:
    因為嫌犯的立場與判決結果存在利益關係,所以嫌犯可能無法作出客觀的判斷。
  • 「應該」的理據:
    因為「未定罪之前,嫌犯只有嫌疑而非犯人」,這已是文明社會的通則,故在判決有罪前仍享有一般村民的投票權。
  • 「半票」的理據:
    是以上兩種方案的折衝辦法之一,同時亦可解決票數平手的問題。

涉案人關係
若嫌犯沒有投票權是因為他是涉案人,那麼原告也應該沒有投票權。
既然殺手仍然存在於村子裡,原告作出指控的動機就並非絕對了,因為不能排除原告是殺手的可能性。
論涉案人的話,當然應是死者與殺手們,死者當然沒有投票的能力,但原告的身份在這種情況之下,也變相成為涉案人。

結論:
根據以上分析,嫌犯應擁有半票的投票權
而原告作出指控這項行動,本身就存在置他人於死地的目的,故原告在該投票中的涉案成份比被告更深,所以應罷免原告投票權

收銀員那廂有禮

昨天我到百佳買東西,最後推著小車子走到收銀台。

收銀員一邊伸手來拿我的「儲分卡」,一邊問我:

「你好,請問有沒有儲分卡?」

接著收銀員又一邊拿起我的購物袋,一邊問我:

「請問有沒有自備購物袋?多謝支持環保!」

最後把單據給我時,不忘說:

「多謝哂,歡迎下次光臨,拜拜!」

然後才施施然把物品放入我的購物袋。

一個收銀員每天重複說數百次相同的話,變成機械性的無意義說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,只是聽在客人耳中,就是會覺得你心不在焉。

要說客套的打招呼,不得不提Circle K便利店。

甫一進門,收銀員就會精神飽滿地喊:

「OK歡迎你!」

嗯,沒錯,不是十分歡迎,而只是一般性「okay」程度的歡迎而已,所以請貴客自便啦。

由「注」而「註」

內子問我應該寫「備注」還是「備註」?我第一反應是「注」,她就認為是「註」。

我去翻一翻字典,「注」和「註」若用作「解釋或說明文字」,兩者是相通的。

只是「注」字有多一些意思,例如「注入」、「專注」和「賭注」等。

仔細再查一下,發現了似乎「注」是較傳統的用法,例如東漢許慎的《說文解字》中,根本連「註」這個字都未有收錄。

「註」字的出現,根據台灣教育部異體字字典提供的文獻,似乎最早出現是在南北朝時期,南朝中的梁朝顧野王撰寫的《玉篇》零卷(共三十卷)為收錄了「註」字,並提供用例和解釋。此後宋代的《龍龕手鏡》和清代的《康熙字典》都有收錄。

相隔約四百年,「註」字主要是在「注」字的多義性中,把「記物」的意思分割出來。

許多中文字都會經過這類演變的過程,例如「熟」是「孰」的拆義,「鼻」是「自」的拆義等。

不過「註」由「注」拆出來,至今逾千年,依然未能畫清界線,算得上是個失敗作了。

原因也不難猜,因為「注」字是文獻中的常用字,人家許慎都不用「註」而用「注」,自然大條道理復古!

最後提一下,這裡有一篇討論提及「備註」和「附註」的分別,我就簡潔歸納一下:

  • 備註:表格旁邊或下面的註解
  • 附註:於頁底或全篇最後的註解或註文
  • 註:在文中句末的註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