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鮮出爐,香口嫩滑

2012323日,凌晨05:30,天還未全亮,我按下鬧鐘後利落地起床。

08:34,太太被麻醉。

15分鐘後,我走入偌大的手術室,有十個八個醫護人員圍在一起。太太被布隔阻著脖子以下進行中的醫療工作,我對著太太的頭,拚命聊著這個陌生而新奇的環境。

18分鐘後,喊聲響徹手術室──我們的孩兒破繭而來到塵世上。他連續叫喊了十分鐘,才輪到我們看這個小生命。五官好端正,沒有皺巴巴的,最有趣的是腳丫子好大!

探病時間過了,太太和小孩留在醫院,我一個人回家。一陣微風吹過李寶龍路上的樹,紛紛掉下泛黃凋零的枯葉。樹上懸著翠嫩新鮮的綠葉,萬物生氣央然,溫暖著人心,擁抱著未來無限的可能性。

陳奕迅2010演唱會《DUO》

托肥麟的福,居然去陳奕迅DUO演唱會坐到第二行。

入場前免費派發綠光手指環,還真花了一點時間才知道怎麼用……

一向我都不特別鍾情看演唱會,只是從卡拉OK上看過幾次陳奕迅演唱會的片段,較深刻的是《Get a life》演唱會中的《三個人的探戈》,當中他和兩個大號模型人在跳舞,我覺得那種奇幻和組合很有超現實味道,挑起了點兒興趣。

進場前,真的對主題一無所知,對新歌也沒甚知情。所以看到由一個個齒輪組成的舞台,也並未能聯想到《陀飛輪》的設計。

終於出場了!Eason開腔一唱,我才知道演唱會的音響實在震耳欲聾,我必須要調整對演唱會悠然優美印象的認知。

 

他穿上左黑右白的禮服,正立著讓齒輪順時旋轉。演唱第一首歌,就已覺沙啞得不得了,於是亦偶爾走音。他說那是因為樂隊太棒了,彩排太過盡慶令他失聲。幸好我並不覺不滿,本來就是來看他的台風和個性,這種率直的性情最是Eason可貴可愛之處。

從花生米鑽出來的蒼蠅人,開始滿足我奇幻的渴望了。

《浮誇》的前奏響起,台上彈出幾個雙面人:右半身是剝皮後露出肌肉紋理的血肉,左半身是穿上花俏禮服和人皮笑容的紳士。其實太多歌我都不熟悉,不清楚他在 唱甚麼。慶幸我能記誦《浮誇》這首歌的詞,得以能好好欣賞幾位雙面舞蹈員在跳躍和停頓之中,向歡眾給予的意象衝擊。所以嘛,這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幕。

然後有白面具人、長啄面具人及貓面具女郎,從狹窄的門箱內探出世間。出來上演情慾偷歡與猜疑尋覓的荒誕愛情。最後貓面具女郎拋下兩人,卸下假面具,蛻變成迷人銷魂嬌柔小女子,倚著Eason親吻,聽他愁眉苦唱淒美的愛情故事。

來到《裙下之臣》,一群女dancers一律穿上吊帶絲襪,甚至露出半個小屁股,總之是甚麼裙都沒穿的《裙下之臣》。女dancers頭上都以紅和白的誇張造型,塑造出與女性不協調的毛茸茸感覺。各人拿著一條皮鞭指著唱歌的Eason,揭示出小生的內心幻象。

快歌唱到《熱辣辣》,四個撞車測試人和一個棉花頭跳著輕快滑稽的舞步,後來更跑出一個幪頭大胖子,他有勁地跳來跳去,非常有趣。

很厲害的是,居然唱到中場,Eason的沙啞和走調全都不見了,他那些澎湃的力量真不曉得從哪兒來!

要是完場謝幕時能看到那一班有趣造型的工作人員出來,感覺一定像極天神村嬉笑天真的歡樂感。

一塊兩毫的世界

現在上班要由堅尼地城到鰂魚涌,有三種路線選擇:

  1. 坐18P巴士,車程半小時,再步行15分鐘,共需45分鐘,花費$5.2
  2. 坐電車。由於只有極少班次直接由西到東,所以需要中途轉車。車程70分鐘,再步行5分鐘,共需75分鐘,花費$4
  3. 坐電車後轉港鐵。花費$7.4,估計需時約一小時。

照理來說,坐巴士是理所當然的選擇。

不 過我上班多數都會坐電車,因為可以看書,而且便宜一點。

前天跟太太無聊地算一算,我每天省$1.2,就當我一年上300天班,再上個50 年,就省下$18,000。

撐到80歲,才撐出一份月薪。何其渺小!

跟太太踱到赤柱,一掃眼看見赤柱的獨立洋房,價值一 億多元。

我又心算一下:就當是一億元,讓我供它個100年免息分期,每個月就要掏八萬多!

每次一想到這些富豪的玩意,我 就覺得心情豁然開朗。以有涯隨無涯者,殆矣嘛!若以貧賤比車馬,它得驅馳我得閒嘛!

這些東西,比魔幻故事更加虛無。

不過 我仍然愛選擇坐電車,因為那平穩的路軌上,有無限可能性的書本世界靜伏著。

爛的是人家,充實須靠自己

前天是週末,太太意外地很早起床,於是我們就出門了。

到金鐘AMC買了十一點多的戲票,打算坐下來慢慢吃早餐,慢慢看一個小時書,就剛好去看《The Hurt Locker》。

本來打算吃Super Sandwich的,不過滿座,於是改去吃有「世界第一蝦餃」名譽的名都酒樓。

除了有一點胡椒味以外,我實在吃不出有甚麼特別。我還嫌皮厚了一點呢。

酒樓很寬敞,還會用推車喊點心的酒樓,實在不宜遇上了。

很奇怪的是,座上客都是說國語的遊客。一結帳才知道,兩個人吃五個點心,居然要花$200!

神經病!不過是鳳爪、蝦腸、雞紥、沙翁和蝦餃而已,普通得很,實在肉痛。

因為奧斯卡的關係,所以去看《The Hurt Locker》。中文翻成《拆彈雄心》,一聽翻譯就覺得差勁。就和《Invictous》翻成《不敗雄心》一樣,不是太懶太單調了嗎?

看完之後,太太一直氣憤地批評:不明白怎麼能贏《Avatar》、一直在拆彈哪有甚麼特別、根本是政治因素才令她得獎……

我跟她說:「這戲吔,我都不屑去罵了。」

然後去深水涉買買布材,吃個下午茶,就回家去。

她忙著玩車,我顧著寫網,居然一起餓著肚子,轉眼耗到一點才捨得睡。

不過過得蠻實在的。

紅色小巴的警號

除了小時候約一個月一次,乘坐紅色小巴去探望外婆以外,我幾乎都不會坐紅色小巴。

認識太太以後,我乘坐紅色小巴的次數急劇上升,平均數大概是一天超過一次。

我喜歡選擇坐地鐵,因為班次密,車程準時,車速穩當少轉彎,可以安心看書。

上班的話我愛坐電車,也都是因為可以慢慢看書。

沒錯,都是有路軌的。沒有路軌的話,看書我都會暈車,聽說對視力也不好嘛。

太太喜歡坐小巴和巴士,因為有街景看。

我對巴士和綠色小巴都沒甚麼意見,只有紅色小巴,分外是不太喜歡。

一來是它的亡命風格。載著十多人扶老攜幼地去飆車,我覺得頗憤世疾俗。

有的話我都一定會繫上安全帶,不過太太就是不喜歡束縛。

二來是悶在車內的煙味。大概有六、七成都有這情況。

不過要是很走運的話,我也試過坐過一輛裝滿空氣清新的紅色小巴。

三來是司機個性。大聲說髒話的、不停用對講機聊天以致沒停車給客人的、會罵客人的,會罵路況的,這些加起來雖然只有三成,不過一出現就會嚴重影響客人的心情。

四來是它飄忽的準則。沒有固定車站,沒有固定價格,加張矮凳又可當座位,就像一台沒有說明書的機器。

今早看新聞,拘捕了牽涉黑邦向紅色小巴收保護費的領導層人物。有紅色小巴司機表示:「拉咗人,我都要繼續交錢(保護費)。」

公共運輸工具,的確理當由公營機構劃一規管。

自由發展是可貴的。但沒有規則的話,自由終將變成野蠻。

殺手 ── 「死者的身份」

每人各持一張代表身份的角色紙牌,在黑夜被殺或在白天被處死後,這張紙牌應翻開讓其他人知道其身份嗎?

【顯示身份】:經主持人宣佈後,由主持人或當事人翻開其角色紙牌。
【隱藏身份】:經主持人宣佈後,死者的角色紙牌保持牌面朝下。

評論【顯示身份】可讓死者的身份一目了然,亦減少點票和生存人數的混淆可能性。【隱藏身份】變數與可能性較多,亦切合現實的情況。

無論是以遊戲的趣味性、抑或將遊戲當成是貼近社會性活動,【隱藏身份】都較優勝。

【隱藏身份】的隱蔽性,能為遊戲帶來更多變化。例如村民無法得知自己處死的到底是不是殺手,直到下一波殺人行動再次展開。

不過隱藏死者的身份,自然會衍生一個問題,就是當遊戲有多於一個殺手時,死的到底是不是殺手根本就無從稽考。平民對於私刑的結果將無法感覺到成效。

處理這個問題,有以下幾種選項:
【多重暗殺】:在同一個黑夜,讓每位殺手分別選擇暗殺一人。例如三個殺手就死三人,當有一晚只有兩人死亡,村民就知道白天處死了殺手。
【村民主導結果】:容許殺手黑夜不殺人,村民認為已除清殺手,可投票決定終止遊戲。

評論【多重暗殺】必須注意人數,只有在很多玩者的情況下才能加入第二名殺手。這將會在「角色與人數」另行討論。而【村民主導結果】亦有前設條件,必須仔細設定遊戲的「計分制度」,讓殺手及平民自行衡量各種行動的利弊。

總論:本篇的結理是採用【隱藏身份】較佳,至於連帶的「角色與人數」及「計分制度」,自當另文詳析。

破折號

在電腦上打破折號,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。

我曉得的方法只有三種:

  1. zxay:用倉頡碼打zxay(在下述的環境測試中,半形和全形的結果都一致)
  2. 全形:切換成「全形輸入」狀態,然後按hyphen鍵
  3. 符號表:在Windows開啟中文輸入法,按「Ctrl + Alt + ,」,在彈出的標點符號表中按「z」

以上三種方法,都只能打出一個字位的橫線。然而正確的破折號,應該是橫跨兩個字位的。

最簡單的方法,當然是重複輸入兩次啦。可是在很多情況之下,都會出現斷開的情況,如「--」。(不過根據維基,簡體中文輸入系統並沒有這個問題出現……恕未進行測試)

文書篇
首先我在最常打文稿的Word測試,版本是Microsoft Word 2007繁體版。結果發現「熒幕顯示」和「列印結果」的破折號,居然會受不同的因素所影響:

  • 熒幕顯示:受「字型大小」和「顯示比例」影響(可能與熒幕resolution也有關,不過恕未提供測試)
  • 列印結果:受「字型」影響

在「熒幕顯示」上,我用最基本的兩中兩英字型,並分別以100%和95%的「顯示比例」作比較,得出以下兩圖:

100%
95%
dash 100% dash 95%

上圖紅圈圈著的,是在兩個比例下有所差異的情況。而新細明體亦在不同「字型大小」時顯示出相異的結果。

至於列印結果,只有新細明體和楷書的zxay輸入法出現斷開的情況,其餘結果都算理想。

網絡篇
在網絡上輸入破折號,例如電郵、討論區及留言等,很多時並不能自由更改字型、大小及顯示比例。顯示結果就需根據各種瀏覽器或 Text Editor 的設定而別。基於上述情況,我以幾款常用的平台作為測試:

  zxay 全形 符號表
Notepad 斷開 斷開、偏短 斷開、偏長
Hotmail 斷開、偏長 斷開、偏短 相連
一般 textarea 斷開 斷開 斷開、偏長
Gmail /Facebook 相連 斷開 相連、極短、偏粗
好處 輸入方式不受操作環境限制 速打全中文時無需切換使輸入方便 相連的機會較高
弱點 很多時會斷開 多數環境下都會斷開
  • 有些環境(例如browser)會限制了Ctrl和Alt的使用,按出符號表較不方便
  • 線段可能變粗

結果頗為五花八門,難以控制。

設計篇
至於用Photoshop、Indesign 或 Illustrator等設計軟件,恕我沒有測試(因為公司沒有裝Adobe……),但我猜結果會與 MS Word差不多吧。不過以往作編輯的經驗,都是在印稿上用紅筆圈起斷開的破折號,然後排版員便自行將它連起來,方法可能是將一個字位的破折號強行拉長(如 180%),也可能是用畫線工具畫出來。不過這兩個方法都可能引致破折號變得偏斜、偏左、偏右、長短不一、粗幼不一等情況。


結論

  • 若文稿需要印出來,在Word進行中文文書輸入時,用全形符號表輸入均可,字型、大小或顯示比例都不用管。
  • 若在網絡輸入,就只好自行作嘗試。建議先試zxay,不行的話再用符號表。以HTML而言,使用「—」的 html entity code 就準沒錯,如「——」。
  • 若在設計上,只需注意字型使用中文就可以了,因為英文字型可能會變得短而粗。

研究後找不到單一的解決辦法,實在是最令人沮喪的結果。

殺手 ── 「票數不足」

由上一篇「投票模式」推論,每人多票的制度,都極容易引致濫殺的情況,從而側重殺手優勢。所以在訂立規則時,理應以「每人一票」作為基本依據。

採用「每人一票」,容易引發的問題是「票數不足半數」。

在一般投票中,若出現不足半數的情況,一般有三種處理手法:

  • 【最多數論】
  • 【投票無效】
  • 【進行複選】

【最多數論】:得票最多的便把他處死。
評論:這個方案在處理下列兩個處境時,可能會出現問題:

  • 所有人都投棄權票,而只有一人投了一票,結果是這個嫌犯沒有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就被施刑
  • 多於一個嫌犯得到相同的票數

第一個處境自然有冤屈之弊,第二個處境也迫使不得不採用其他方案解決。所以【最多數論】並不可行,起碼絕不能獨立執行。

【投票無效】:沒有嫌犯得票過半,便不處死任何人。
評論:問題本身就是針對「可能經常出現不足半數」的情況,一概以【投票無效】來處理,那麼投票機制會否形同虛設?說不定遊戲由始至終都無法有效執行「處死」的私刑。

【進行複選】:若投票結果是有嫌犯但不足票、或者有票數相同的情況,都將進入第二輪投票。需要時可能出現第三輪或第四輪等。競選奧運主辦國即以這種方式進行。
評論:兩輪投票之間應否有討論時間?兩輪投票結果相同的話,怎麼處理?每次進入下一輪投票,應否禁止投給以往輪次中得票最少的嫌犯?這種方式帶來頗多變數,一般只適用於「必須選出一個」的處境。但殺手遊戲的投票並無必要選出嫌犯處死,所以不應使用此方式。

總論
【最多數論】司法嚴格,等同「寧枉毋縱」;
【投票無效】司法寬鬆,等同「寧縱毋枉」;
【進行複選】看似公平,其實不過引人「見風使舵」。

遊戲規則與現實的律例相似,應以人道方式處理玩者的去留,所以採用【投票無效】的方式,能最大程度地保證「投票施刑」不會淪為殺手濫殺的另一個機會。況且,若結果真的顯示票數不足,那代表村民無法從白天的討論中得到多數共識,由此得到「無效」的結果而不予以施刑,亦非常合理。

所以,每個白天應只進行一回合投票,沒有過半數的結果便不處死任何人,然後進入黑夜。

小冊子出世

當了三年半編輯,才第一次真正看見書籍印刷成品,而且一印就是兩本。雖然只是無ISBN的小冊子,不過還是別具意義。

ACKM評選小冊子CCIBA紀念冊

前幾天內子也有出版物製成,她把一手孕育的作品給我看,那是兩本高中數學的練習。

內子的編輯資歷比我多一年,編輯出版的成品大大小小都有二、三十本了吧。我拿上手一翻,實在無法想像自己怎麼能主修數學而成功畢業的,根本我就完全看不懂。

不過,最奇妙還不是那些符號的陌生,而是那兩本幾十頁的騎釘32開小冊子,居然是內子用word排版完成的。細看的話的確看得出有些疊線和大小問題的異相,不過真的用word轉pdf拿去印刷,的確了不起!「編校排」合一,肯定是煩得不得了的作業。

內子常說我運氣好,我本來也自覺如是,不過微妙的差異很可能是主觀心作祟。然而跟她一起後,她的倒楣也令我的旺氣更覺顯著。

例如嘛,追車尾的頻次頗高,無論是巴士、小巴或者港鐵。工作上就更明顯了,儘管在同一家公司,她長期保持著喘不過氣來的工作,我卻在另一邊上網寫故事;各自到其他公司了,她依舊要把工作帶回家做,我也依然每天上班研究紙牌;到出版書籍,內子居然要費神一手一腳自行排版,我卻一出道就遇上一流的設計排版皇 Gary替我處理所有外觀事宜。她經常會因為工作而感到抑鬱沮喪(若每天都對著我這樣的同事大概也該很氣餒吧……),我打了近十年工但令我氣鬱的次數大概仍是個位數吧。

是因為我行事效率高嗎?肯定不是。

要我猜為甚麼,我會猜因為我徹底地抗拒宿命,誰是客誰是主並不全然由環境做就。不過這些人際技巧,大概也只掌控四成結果。

再猜為甚麼,我會猜那是因為愉快和樂觀所招致的正面影響,譬如我自己追車尾都不認為自己倒楣,那累積的霉運當然有限。是很唯心主義,不過讓自己平和歡快準沒錯。這個,大概掌控四成結果吧。

還剩兩成,管他說,就是命吧。中庸一點,就該平衡一下這份量。

要是你有我的人生,相信我,你會由衷地深信,反正就是走運嘛!

那麼要是我有內子的人生,大概也會一樣消沉吧。

畢竟「我把自己變得樂觀」,誰敢說這個變化不在宿命之內?

所以可能內子的宿命是包含「變得樂觀」,但她成功擺脫命運的弄人,但代價也需賠上心理的愉悅。這麼想的話,就變成「她贏得痛苦,我輸得快樂」了。

唔……哲學有時就是太飄渺,全都是說了等於沒說的話。還是回到紙牌上給我踏實的感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