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聽故事記事誌夢迴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索引

 1  2  3  …  
夢迴(10)
夢迴(10筆)
2007年03月31日


機場的揚聲器正在廣播,一把好像被海苔包裹着的女服務員聲音,宣布將會延誤到達的班機號碼,我和你身邊堆了很多行李。你看着我,露出一副傻傻地微笑的樣子。一起吁了一口氣,我們的笑聲把心神一下子相通起來。大家都乏了吧,一段很長途的旅程,不過乏得很滿足。在鐵路的車廂裏,傍晚的日光斜照進來,映在車壁上的白好像肥皂泡般晶瑩。現在並不是繁忙時間,只有一些看來像是退了休的乘客互相保持一點距離,稀疏地散坐在搖晃的車廂中。我們靠在其中一節車廂的首部,旁邊堆着幾個熟悉的硬皮箱。你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6年11月03日

最後更新:2008年12月27日

前幾天,就有點痰上頸。對付這種要病不病的淺病,我個人的蒙古太醫式治法,就是復吃和添睡了。

早餐當然還是吃足了。午餐把平時的二元包,變成五元甚至七元八元包。晚餐把水果變成大盒大盒飯。照理是病從口入呀,這種方法實在是一點根據都沒有。

至於添睡嘛,便從凌晨一點多才上床的不足六小時,變成十點多便去睡的九小時。老實說,擺明沒吃藥,就算平時怎麼睡眠不足,一下子也實在不習慣,變成不斷醒來。昨晚更誇張,凌晨一點多便醒來,還清醒得忍不住去看手機上的時間呢。

不過始終強迫自己入睡 (其實很顯然地,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6年05月10日

最後更新:2008年12月27日

夢見一個好大的室內場所,我好怕。右手提著一把手臂般長的單刀,毛孔都豎起來了。會感覺到自己顫抖著,不斷察看四周圍一點一滴的聲色動靜。

有一個光頭的壯漢,赤裸著上身,神色好像瘋狂了似的猙獰,眼光掃到的地方似乎都會在留下額汗。我怕得發慌,拼命逃避他邊狂號邊發蠻的亂抓亂舞。我手上的單刀,是我唯一希望可以藉以保持距離的工具。

室內很暗,只有幾根燈管在看不見的高處照明,在我站著的地面亮度,大概只有破曉前那種鬼秘的啞光而已。刀尖不斷從光頭漢的表皮劃過,每拖一刀,我反而怕得越甚。添了刀痕的他,似乎精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5年11月12日

最後更新:2008年12月28日

清晨起牀,桌上居然有一張我寫了字的紙條,那完全和我造的夢一模一樣。

於是我索性把夢境和現實的睡覺交換一下立場。

那就變成是:

現實的我,真的在凌晨兩點鐘接到從樟木頭打來的電話,遠方人親人要我邀請家人們出席他開了幾個月的食店的開張典禮。

夢境中的我,我安祥地睡了一整晚,完全沒有醒來。

我承接著不確定的夢,寄出電郵邀請家人出席。

下星期才知道,到底蟹王粥是我造的還是別人造的。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5年10月16日


很空曠的場所,光線充足,大概是因為到處的牆壁都很白。有稀疏的人流在走動,有輕微的碎語聲,還有被地毯吸去走敲擊聲的走路聲。其實人也算是蠻多的,只是場所實在太空曠,相映之下很容易有冷清的感覺。那是一個展覽場所。每面牆都在相隔了很遠的地方掛了一幅平面的展覽品,前面總會有幾個人呆呆地站著觀摩著。可是那都不是我要找的目標。我走來走去,原來展覽場的平面,是個不規則的對稱圖,就連場中的一些屏風式假牆都一樣是對稱的。這種絕對的均衡,反而讓我正在尋找的事物,添上一分謎一般的神秘。會場中心被假木牆間隔出一個空間。就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4年12月13日


又是一個趕上學的早上。我提著大書包,看看公車站,再看看手錶,似乎是來不及等公車了。這也不是沒試過的事情,不過是轉搭計程車而已。當然是比較貴沒錯,但誰叫自己爬不起來呢。要是湊巧能和幾個同校的人一樣在,分擔一下車費當然就最好不過了。我一邊朝著學校的方向走,一邊留意著來往有沒有待客的計程車經過。很快就在路上,遇到同校服的兩個學生。我們很有默契地,一個在遇對頭車逆向的行人路上,兩個在另一邊順向的行人路上,各自邊急步走,邊注意來往的車種。蠻順利地,終於截到一輛計程車。我們一個坐前座,我和另一個人坐在後座,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4年04月02日


在公車上,我看著窗外。聽著一個大男人朋友,向女性朋友提及到他曾經到過東南亞的一個地方,他在那邊進行浮潛。女性朋友吃吃笑著問他浮潛需要氧氣筒嗎,他翹著嘴角說他不用,就憑一道氣,怎麼游都可以…我望著窗外黃底紅字的帳篷招牌飛快地閃過,意識不其然墮進幻夢中:放眼望到四方盡頭,有高低山窪有層次深淺,但全都是沙石組成的旱地。我從白色小木船上往後一倒,掉落在透澈的清水中。說它是清水因為它實在是完美的清澈,雖然細長,但不覺潺流;雖然平寂,但全不渾濁。在乾旱的山漠遇上清澈的淨水,特顯清涼透心。掉進水中,自然地落到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4年03月14日


在我少年發育時期所住的房子裡,我的爸爸半躺在沙發上懶洋洋地看電視。我和荷包蛋在一個角落裡,獨自在談話。荷包蛋是我邀請來的朋友,不算是深交,但我很在意他。荷包蛋就長成是荷包蛋的模樣,有蛋白,也有蛋黃。蛋白有點像星形,用心看就不難看出長得較長的是雙手和雙腿。蛋黃就是臉,還是水汪汪的,五官只擁有最簡單的線條,但眼睛卻閃爍著晶瑩的光。我凝重地對著荷包蛋,他對我表示,他希望能找到他的媽媽。我猜想得到那會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,而且荷包蛋可是一點線索都沒有。只是純粹地抱持著一個信念:找媽媽。就是這樣,他希望找……


夢迴(10筆)
2003年06月28日


我坐在太空船艙內, 被許多複雜的儀器圍繞著 ,黑壓壓的沉重感烘出悶熱的空氣。我穿著白色厚實的太空衣,上面繡著很多不同的徽章。我試著移動手腳,但因為躺在駕駛坐上,坐位向著上空,四肢被轉了角度的重力壓得不尋常,沒法適應而難以用力。一把女服務員的聲音透過控制室後方的喇叭倒數著秒數,和機艙外的擴音器共應著回響。我和兩個同伴都保持沉默,好像各自都有自己升空前的個人思維須要進行。我看著前方,透過廣角的玻璃窗,是一片青藍的天。似乎是氣氛營造的必要,我的心跳也順應著緊張地跳動。太空艙顫震得越來越激烈,並發出越來……


夢迴(10筆)
1998年05月14日


在一間簡陋的房屋內,燈光昏暗。現在正是吃晚飯的時候,飯廳的一張四平木飯桌,靠著牆邊。右邊坐著姐姐和祖母,左邊坐著一個半透明的陌生人和爸爸。場景的瞬間,應該是發生在大家都坐下來,盛好飯正準備好開始晚餐,但又還沒有人舉起筷子夾東西吃之前。就在這個煞那,人物為背景的空間是停止的。焦點對著飯桌,搖晃著放大,大到一隻蟑螂也可以佔畫面的一半,成位畫面中的主角。有影像的故事就開始了。蟑螂士在飯桌上用雙腳細步細步地走,臉上戴著一幅黑漆漆的太陽眼鏡,有三隻手在這個昏暗的環境中摸索,還有一隻手度著盲公竹,帶點徬徨地……

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