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言簿 | 註冊 | 登入     
     歡迎!   訂閱RSS摘要
           hinarthur
     首頁聽故事故事短篇小說
最新回應
相關文章回應者回應日期
《恒河傳說》劇場版 碎花年華
(MSN)Keith
2006年01月12日
《恒河傳說》劇場版 碎花年華
hinarthur
2006年01月11日
《恒河傳說》劇場版 碎花年華
(MSN)Ronnie
2006年01月10日
索引

 1  2  3  …  
短篇小說(20)
短篇小說(20筆)
2007年06月24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【一】
清澈的河裏有兩條黑影,兩尾活潑的魚正逆流而上。河畔有一個小市集,商販都趕着在日落之前好好把收成變賣。果攤婆婆把手伸進水盆裏,放了一整天的井水,已經沒有早上打來時那麼冰涼了。她把沾在手上的水滴彈在柳橙上,重複好幾次之後,排成山巒狀的柳橙堆看來更加鮮甜了。
一個小男孩忽然從水果堆後冒出頭來,把婆婆嚇了一跳。
「哎唷,又來嚇婆婆呀!」
「嘿嘿嘿!」男孩只是瞇起眼睛笑着。
「還不回家的話,天黑了山上的狼人就要來吃小孩哦!」
「嘻嘻嘻嘻!」男孩站直了身子,露出狡猾的笑容。藏在背後的手慢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6年11月25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想用一封信,得到你的青睞。究竟你喜歡的,會是甚麼樣的人呢?

比起春天充滿朝氣的嫩綠碎葉,還是海天一線的穩重湛藍比較適合作為這份隆重的信紙吧。我用磨鋒過的剪刀,把我的過去裁下最華麗的一角,用鑲金的紅色緞帶繫上最真摰的誠意。你必須要知道,從背著沉重書包的那天開始,我削出的每一段鉛筆屑圈,就已細細碎碎地鋪出一條迎向你的有緣大道。蘸過的水墨,化出熱情的漣漪,在繁囂冷漠的鋼筋大樓間,綻放出難忘的火花。曾幾何時,我迷失在萬花筒般的滄海之中,我以為眼前魚水的歡快,就已是人生閱歷中堪讓我回味和陶醉的一章。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6年11月25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【雨】
「請問一下,要去那個雕像的地方,該怎麼走?」我在街上發獃地出神慢走的時候,被這個女孩截停下來。她那把頭髮肆無忌憚地垂下來,給我一個很特別的印象。
「你是說,那個石像嗎?」我問。
「唔……我不曉得那個像是不是用石頭做的。」
「那倒傷腦筋了。應該不會是塑膠或玻璃做的吧?」
「塑膠雕像?像櫥窗裡擺放的模型娃娃那樣的麼?」
「嗯,比石像更耐用的塑膠像。不過如果你要找的是塑膠像的話,那真的是多得可怕,簡直是到處都有。有時你以為站在你旁邊一起等紅綠燈過馬路的人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6年06月06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【一】
從東邊的入口進入公園,籃球場上有七個人,各自穿著不同顏色的球衣,其中一個上身沒有穿衣服,都在沉默地進行籃球比賽。繼續走向涼亭的方向,會經過兩叢花圃和一間公共廁所,花圃好像兩個吃力的天使勤勞地撒金粉,想要滌化廁所的公式磁場,讓途人覺得廁所可以隱沒在磨砂玻璃後的神秘異域。一條明亮的路徑微微彎向遠處的涼亭,果然在路徑開展處,有非一般的燈柱綿延地排列在徑道旁。我認真地數著燈柱的數目,在第八和第九根燈柱之間的對面,有一張長凳,原全符合指示上的描述,就好像精細的藏寶圖一樣。我把指示圖摺起來放入口袋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6年01月08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話說……

觀賞高畫質PDF版,請按這裡。
觀賞簡便的JPG版,請按這裡。

(請由右上閱至左下。謝謝。)

《碎花年華》製作班底

領銜主演:Simmy, Ronnie
友情客串:German
演員:Arthur, Ho, Jeff, Keith, Match, Ryan
攝影:Match
攝影助理:German, Keith, Ryan
化妝:Ronnie, Simmy
場景:Simmy
廣告宣傳:Ho, R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5年12月20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秋氣漸涼,距離娘娘退隱的子,越來越近。要是再不有所行動的話,說不定就給那個乳臭未乾的娃兒奪去了娘娘寶座,那時候才來懊惱可就來不及了。現今須得馬上搞些動作,好歹自己也屬武林先輩,多少該挽回一些勢力才行。想到這一節,朱德螂心中計算著,已有了方案。於是馬上向群雄發出邀請函,請大家到朱門一會,切磋竹戰之技。

娘娘、張壞人、和祝曉倩滿心歡喜,馬上答應赴約,還在滔滔地說要怎麼吃喝盡慶,要加甚麼足球雅樂等事情。只是李布勾冷冷地說了一句:「哼!無聊!」而陳歪理面有難色,沉吟半晌,才說道:「賭迷心竅,恕難奉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5年12月16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話說我今天經過拍攝現場,突然心血來潮,於是便向大小人員大大聲地說來探班,然後便攝手攝腳跑來後台的女化妝間。怎知一下子就給叫住了:

「幹嘛鬼鬼祟祟的樣子?」

我轉身一看,原來是祝曉倩。

「沒甚麼沒甚麼,我來探班的,沒有要來偷窺甚麼的。」

「哼!我問你,為甚麼我總是要演衰人?」

「不衰不衰,怎會衰呢?那是心思細密、胸懷大志呀!」

「我不管!你這樣胡亂寫下去,我決定以後也不參與你們那些甚麼甚麼神經病宴會了!」

「不亂寫不亂寫。祝姑娘要我怎麼寫,請賜教,我照著寫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5年12月15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過了幾天,仙眠冰女又發出邀請函,宴請大家到破輪小屋作客,小聚一席中餐。各人不禁想起冰女秘密籌劃的大計,自忖當天應該不曾有過甚麼得罪的地方,該不會又來下甚麼毒手才對。何況今趟的邀請名單上,也有玉娘娘的名字,這麼樣的話也該不會有甚麼危險才對。那破輪小屋倒是久聞大名,非相熟人士也不被招待,難得有這麼個機會,去吃他個花天醉地,活動活動朵頤也絕不吃虧。

來到破輪小屋,只見廳堂掛滿綠油油的翠藤植物,攀附在壁前廊下,桌椅都是實木裁切雕飾而成,一派原野綠林的景致,還播出綿綿的大自然配樂,傳來荒間流水淙淙之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5年12月13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1月10日

光憑著一幅丹青,要找出下蠱的人原也不是易事。急火鈴兒的畫功已可達亂真的境界,而畫中人的相貌出眾,就算混在人叢中甚或是喬裝改扮,應該也不難把他認出來。可是娘娘考慮到幕後主謀不一定就是下蠱的人,不欲打草驚蛇,所以都只是暗地裡查訪。這麼一個顧忌,追尋的進度也就不那麼順暢,是已十多天以來,娘娘就忙著四出各處,滿懷憂心疑慮,勞心勞力之下,自也顯得玉容憔悴。

正當娘娘逕自忙亂之際,另一邊廂,仙眠冰女卻向群雄發出檄文,號召各方豪俠,三天後進行會議。文末特別註明,會議須祕密進行,莫得走漏風聲。大家收到邀請……


短篇小說(20筆)
2005年12月04日

最後更新:2009年07月25日

風雲庸懶,閒陽撒手,海浪平靜若湖面。隱隱透著詭祕的訊號。一場蓄勢待發、復又歸真淡然的宴會,從席位上散席了。

過了兩天,大伙兒碰面時也心有戚戚,只是發生了甚麼事情,卻沒有半個人開口。只見天羅陞君遲遲地步入來,半臉上竟戴上一個半月形的翠綠口罩,神秘兮兮地只露出一雙低垂的眼睛。各人只道是陞君又在耍一貫的暗器技倆,只是今天連半張臉都藏起來,自是口鼻之中都備有暗器之類的物事。因為他一向行為詭異難測,眾人也不去多問。可是過了一盞茶的時間,真的見他一直都在不住的咳嗽,似乎的確是生病的樣子。

懷人忍……


關於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