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2後,香港警隊暴露出哪些進步空間?

今天想談談以下幾項:
  1. 警隊形象與對待記者的關係
  2. 態度和情緒的控制
  3. 專業技能
第一:警隊形象與對待記者的關係
做得知名人士,就要花點精力去管理形象問題。古時不能得罪史官,今時不能得罪記者,因為記者是評論專家的資料來源,不能太單純以為自己做好本份就OK。
不少影片中看到警方向記者指罵、無禮、甚至襲擊(一句「記你老母」馬上成為遊行金句之一),我都還覺得是「戰地記者」需要自己承受的職業風險(當然我好敬佩啦),直至那位巴黎記者大喊You shoot the press,我才開始思考警方該如何對待這些不斷提起鏡頭對着自己的人呢?
記者有記者證(請先撇除甚麼假冒記者等陰謀論),警方不應以對立面來看待記者,雙方都是受薪進行自己的工作,立場上不妨以禮相待。不過環境混亂或危險,記者的存在,會不會真的阻擾到警方執行任務呢?有可能。記者在前線工作,又會不會令警方顧慮着保護記者安全而分神呢?也有可能。
原來《警察通例》第39章(https://www.police.gov.hk/info/doc/pgo/tc/Cpgo039.pdf)有描述該如何配合傳媒工作:
在事發現場的人員,須:
(a)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,盡量配合傳媒工作;以及
(b)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。
嘩!原來寫得咁清楚,那警方的執法就很有問題了!
不過一隻手掌拍不響,我們也要看看記者有沒有類似通例!
記者不是紀律人員,所以沒有通例,但「香港記者攝影協會」也有一份《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》(http://hkppa.net/archives/4407)其中描述了與警察的關係,需要配帶記者證(以便警方識別)、集中拍攝(不與警察理論或對峙)、冷靜;同時要避免講粗口、挑釁言語、喧嘩、故意衝撞、敵視、偏離崗位。
嗯,這麼說,巴黎的記者也犯戒了(雖則他應該不受香港協會的守則約束)。他有可能是希望發聲以阻止暴力,但也不能排除他叫罵後可能激發對方更激烈的行為。(不論戒律的話,我支持他那刻的干預)
警方分了好多不同功能的部隊,有啲防暴,有啲反黑,有啲飛虎,哪怕你當中混入了解放軍都好,麻煩出動前都教育一下,隊型一致啲。不然強行引入外勞而不加以培訓,質素參差自然影響警隊形象。
待薄新聞工作者,就不能怪人鏡頭老是聚焦警方的洋相啦。
第二:態度和情緒控制
早期警方在金鐘港鐵站那段「唔好搞我後面」,顯示出警官非常焦燥不安,那時我就在想,情況會不會像醫護界那樣,人手不足個個on call 36小時,自然會燥底。不過香港的警民比例在國際上其實名列前茅,後來有位醫護人員撰文,話情緒管理也必須是專業的一部分,醫生也不能因為病人是他仇人而胡亂爆粗或亂搞個手術。
道理很正確,不過醫生和警隊,一文一武,警方的職務上很多時真的需要更多睪丸銅才能做好工作,所以情理上我們可以希望警方情緒管理好啲,但不妨也把標準降低少少。
一個人緣好的人,往往混得好過一個專業的人。把態度和情緒管理納入警方的培訓項目中,有助提升警民合作吖!You are well paid for it! Be professional!
第三:專業技能
驅散示威者,究竟需要用甚麼程度的武力呢?首先,警方的武力是否過份,我認為不宜與外國比較。例如外國有些地方平民能合法持有槍械,香港沒有,這麼比較根本不公平。
磚頭和鐵通會致命,橡膠彈、布袋彈、催淚彈也會致命,其實警棍、盾牌、甚至罵人,都可以間接致命,我們不能要求警方或民眾在示威時「不打頭不打小閹」咁小學雞。問題是這類武器,是怎麼被使用。
警方開始行動,一定由上級指揮。究竟指令是「阻止破壞」、「驅散民眾」、還是「打死哂佢地」,前線執行上來會有很大差異!我們好難知道真相,總之結果是允許開槍。
確認要開槍,該射誰呢?這次民間的行動沒有明顯的領袖,無法擒賊先擒王(就算鄺俊宇未暈,警方應不會傻到去射佢掛,他賣命地主張和平)。要射擊擲磚的人嗎?難度幾高,場面混亂,睇到擲過來的是磚頭還是紙飛機都好了不起,仲要睇到邊個投擲,應該辦不到。
試下邏輯地思考,真的要攻擊,應該是攻擊「比較靠近而可能即將發動攻擊」的人吧。不過從影片中看到,偏偏會有人在四下無人之下,執執下鐵馬被射中面部;有人另轉面講緊電話,忽然被幾個警察跑上來拖去打;落荒逃走中的女士被幾個警察圍着打。我認為警隊必須加強「戰略思維」的培訓呀!莫講話那是市民,就當是打仗都好,淨係識圍嘔最無殺傷力的敵兵,Come on! 國家培訓你要一個打10個,你射完個催淚彈就衝上去10個打一個,都唔同你講武士道精神,簡直是浪費公帑!
再講,當畀你搵到個耀眼的滋事份子掟磚狂徒,神槍手們該射他甚麼部位呢?選擇有三:
  1. Body Shot:範圍最大,是射中機率最高的,致命程度中等;
  2. Head Shot;難度高啲,致命程度最高,通常目標要致命;
  3. Justice Shot,射手腳,務求阻止對方進行下一步行動,難度最高,致命程度最低
我不確定警察通例有無指引如何對待他們定性的「暴徒」,不過Head Shot會致命,應該只會用於戰場吧(我單純地遐想),市區中就算出現暴徒,我相信大家寧可見暴徒受法律制裁多於當場死亡吧。但偏偏神槍手下下都Head Shot射中臉部!為甚麼呢?
我嘗試從最真善美的角度去猜想,可能警官要他射頭,但他受良知驅使而偏離了1cm,結果射法太差,反而下下中頭⋯⋯大佬呀,點撐你呀?唔該射準少少啦!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