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籌碼最新走勢

經616事件,各方人物有得有失,哪一方輸最多?哪一方最豐收?一齊來倒數下~
終極大敗大賞:香港警隊!
武力過火、權力過大、通例不從、態度不善、立心不良、專業不足,真係罄竹難書!實至名歸!今晚結論仲謝絕成立獨立調查小組,真係要拜多啲關公學下公關啦唔該!國際社會都睇住架!
一鋪清袋大賞:林鄭月娥!
孤注一擲、不留退路,自然咩都無哂,毫無懸念啦!飲恨輸畀警隊,因為林鄭不論下台、着草、腳痛咩都好,退隱外地又一條好漢。警隊無這條路揀啊!
損失慘重大賞:中央!
習大大揚言30年內要一統中華,香港必須成為台灣的榜樣。畀你今次搞一搞,真係多得林鄭唔少。
陪葬大賞:建制派!
未來議席就肯定流失。不過啲議員常說「我係XXX派,一定要投YYY那票架」,令我感覺這類議員好似無咩自由意志咁。即使喪失議席無份投票,其實你都無咩決定權的話,就無咩損失啦。不過損失份糧,咁罷工罷市都好多人陪你地自斷收入啦。
政治博奕不是零和遊戲,但事件的確有些單位前景變得光明了。來看看甚麼單位賺到了!
民心大賞:胡志偉、鄺俊宇!
一個在槍林彈雨中向前行,一個四出變身忙到暈。事件後一定更多更忠實的支持者!政治的路不易行,願他們步步為營,繼續用「初心」做好「公僕」。
意外收穫大賞:不贊成修例的人!
好多人上街,都抱着「都唔去諗有無用了,只是希望表達」之類心情,結果居然真的奏效。正如Donald Trump式的Bargaining Strategy,ask for撤回,result in暫緩,我估其實好多人都收貨。
終極潛能大賞:年輕一代!
這次運動沒有鮮明的領導者角色,所有後勤物資、前線部署等,完全靠連登、Telegram等社交媒體。看在特首眼中這是有組織的精密部署,我不能完全否定,只能說這種所謂的部署,並不是傳統的部署方式,看似好自發好即興,其實機動力及臨場應變力又好高。有人形容這是年輕一代多打Online Game的思維及行動模式,我覺得形容得幾貼切。年輕一代,10歲未夠就可很輕易地用internet接觸任何資訊,那是老屎佛們好難想像和理解的。莫講話啲離地高官連八達通都唔識用,就算三四十歲未接觸過online策略遊戲的人,都好難進入年輕一代的思維模式。
結論是,未來是屬於年輕一代的,前輩長輩們呀,請盡快學懂放手,讓他們去闖出一片天。

612後,香港警隊暴露出哪些進步空間?

今天想談談以下幾項:
  1. 警隊形象與對待記者的關係
  2. 態度和情緒的控制
  3. 專業技能
第一:警隊形象與對待記者的關係
做得知名人士,就要花點精力去管理形象問題。古時不能得罪史官,今時不能得罪記者,因為記者是評論專家的資料來源,不能太單純以為自己做好本份就OK。
不少影片中看到警方向記者指罵、無禮、甚至襲擊(一句「記你老母」馬上成為遊行金句之一),我都還覺得是「戰地記者」需要自己承受的職業風險(當然我好敬佩啦),直至那位巴黎記者大喊You shoot the press,我才開始思考警方該如何對待這些不斷提起鏡頭對着自己的人呢?
記者有記者證(請先撇除甚麼假冒記者等陰謀論),警方不應以對立面來看待記者,雙方都是受薪進行自己的工作,立場上不妨以禮相待。不過環境混亂或危險,記者的存在,會不會真的阻擾到警方執行任務呢?有可能。記者在前線工作,又會不會令警方顧慮着保護記者安全而分神呢?也有可能。
原來《警察通例》第39章(https://www.police.gov.hk/info/doc/pgo/tc/Cpgo039.pdf)有描述該如何配合傳媒工作:
在事發現場的人員,須:
(a) 以互諒互讓的態度,盡量配合傳媒工作;以及
(b) 不應妨礙傳媒的攝錄工作。
嘩!原來寫得咁清楚,那警方的執法就很有問題了!
不過一隻手掌拍不響,我們也要看看記者有沒有類似通例!
記者不是紀律人員,所以沒有通例,但「香港記者攝影協會」也有一份《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》(http://hkppa.net/archives/4407)其中描述了與警察的關係,需要配帶記者證(以便警方識別)、集中拍攝(不與警察理論或對峙)、冷靜;同時要避免講粗口、挑釁言語、喧嘩、故意衝撞、敵視、偏離崗位。
嗯,這麼說,巴黎的記者也犯戒了(雖則他應該不受香港協會的守則約束)。他有可能是希望發聲以阻止暴力,但也不能排除他叫罵後可能激發對方更激烈的行為。(不論戒律的話,我支持他那刻的干預)
警方分了好多不同功能的部隊,有啲防暴,有啲反黑,有啲飛虎,哪怕你當中混入了解放軍都好,麻煩出動前都教育一下,隊型一致啲。不然強行引入外勞而不加以培訓,質素參差自然影響警隊形象。
待薄新聞工作者,就不能怪人鏡頭老是聚焦警方的洋相啦。
第二:態度和情緒控制
早期警方在金鐘港鐵站那段「唔好搞我後面」,顯示出警官非常焦燥不安,那時我就在想,情況會不會像醫護界那樣,人手不足個個on call 36小時,自然會燥底。不過香港的警民比例在國際上其實名列前茅,後來有位醫護人員撰文,話情緒管理也必須是專業的一部分,醫生也不能因為病人是他仇人而胡亂爆粗或亂搞個手術。
道理很正確,不過醫生和警隊,一文一武,警方的職務上很多時真的需要更多睪丸銅才能做好工作,所以情理上我們可以希望警方情緒管理好啲,但不妨也把標準降低少少。
一個人緣好的人,往往混得好過一個專業的人。把態度和情緒管理納入警方的培訓項目中,有助提升警民合作吖!You are well paid for it! Be professional!
第三:專業技能
驅散示威者,究竟需要用甚麼程度的武力呢?首先,警方的武力是否過份,我認為不宜與外國比較。例如外國有些地方平民能合法持有槍械,香港沒有,這麼比較根本不公平。
磚頭和鐵通會致命,橡膠彈、布袋彈、催淚彈也會致命,其實警棍、盾牌、甚至罵人,都可以間接致命,我們不能要求警方或民眾在示威時「不打頭不打小閹」咁小學雞。問題是這類武器,是怎麼被使用。
警方開始行動,一定由上級指揮。究竟指令是「阻止破壞」、「驅散民眾」、還是「打死哂佢地」,前線執行上來會有很大差異!我們好難知道真相,總之結果是允許開槍。
確認要開槍,該射誰呢?這次民間的行動沒有明顯的領袖,無法擒賊先擒王(就算鄺俊宇未暈,警方應不會傻到去射佢掛,他賣命地主張和平)。要射擊擲磚的人嗎?難度幾高,場面混亂,睇到擲過來的是磚頭還是紙飛機都好了不起,仲要睇到邊個投擲,應該辦不到。
試下邏輯地思考,真的要攻擊,應該是攻擊「比較靠近而可能即將發動攻擊」的人吧。不過從影片中看到,偏偏會有人在四下無人之下,執執下鐵馬被射中面部;有人另轉面講緊電話,忽然被幾個警察跑上來拖去打;落荒逃走中的女士被幾個警察圍着打。我認為警隊必須加強「戰略思維」的培訓呀!莫講話那是市民,就當是打仗都好,淨係識圍嘔最無殺傷力的敵兵,Come on! 國家培訓你要一個打10個,你射完個催淚彈就衝上去10個打一個,都唔同你講武士道精神,簡直是浪費公帑!
再講,當畀你搵到個耀眼的滋事份子掟磚狂徒,神槍手們該射他甚麼部位呢?選擇有三:
  1. Body Shot:範圍最大,是射中機率最高的,致命程度中等;
  2. Head Shot;難度高啲,致命程度最高,通常目標要致命;
  3. Justice Shot,射手腳,務求阻止對方進行下一步行動,難度最高,致命程度最低
我不確定警察通例有無指引如何對待他們定性的「暴徒」,不過Head Shot會致命,應該只會用於戰場吧(我單純地遐想),市區中就算出現暴徒,我相信大家寧可見暴徒受法律制裁多於當場死亡吧。但偏偏神槍手下下都Head Shot射中臉部!為甚麼呢?
我嘗試從最真善美的角度去猜想,可能警官要他射頭,但他受良知驅使而偏離了1cm,結果射法太差,反而下下中頭⋯⋯大佬呀,點撐你呀?唔該射準少少啦!

612算是暴動嗎?

我不懂法律,無意在字眼上下判詞。只想從理性角度思考事件。
首先我想定個前設:民間中「行事激進主將以武力抗爭」的,我姑且稱為「暴民」;警隊中「行事激進主將以武力鎮壓」的,我姑且稱為「暴警」(不用「黑警」以免與黑社會連繫上)。
前設是,香港200萬遊行人士中,一定存在暴民;警隊3萬人中,一定存在暴警。如果認為200萬上街的人全部都是暴民,或認為警隊3萬人中全部都是暴警,謝謝你的閱讀,讀到這裡就夠了。或許有天心情有所轉變時,再回來往下讀吧。再見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戰略上,616後不應求撤回

200萬人,是一個足以破世界紀錄的數字。為甚麼會有這個人數,絕不可能相信200萬人的最focus點都全部在於《引渡條例》。一定有人最針對高官下台、警察武力、慈母言論,釋放學生等等。200萬喎,我也肯定入面有逢中必反,外國勢力、武力激進、反間臥底、過路遊客等等,因為200萬這個數字太大了。
政治,從來都是妥協的藝術。「暫緩」和「撤回」,名義上不同,但對手也需要下台階。把對手趕盡殺絕,兵法理論是會令敵方無路可退而被逼背水一戰。換轉立場,推行《引渡條例》就是令民眾覺得被逼到無路可退,才會有這個陣容的人數上街。
再者,現在還聚焦「撤回」,顯然不會再有淺藍和淡黃的人支持。善戰者,須講究資源和成效,因為社運和戰爭同樣是消耗戰呀!錢、時間、人力、資源⋯⋯硬要追求石堅跪低喊「黃師傅,我知錯」其實成功率不高。
所以就效益而言,有兩點其實可暫時放低:
  1. 求「撤回」。如果目標是《引渡條例》不去實行,目前已達到了。如果真的再有二讀,自然再會有人上街。
  2. 求「下台」。特首的管治能夠造就世界紀錄,中央自然會審視是否要讓特首腳痛一下。但相反,若由民間策動下台,中央的角色必須支持港府,所以結果只會越叫喊越無法下台。「暫緩」叫她下台,這是三十六計的「隔岸觀火」。有些事情,要放手才能達到目的。
那麼可以收隊了嗎?
也不盡然。
有些部分我覺得可以平心拿出來尋求進步的,是警察的行動模式。
這部分是怎麼在7天之內,由100萬變成200萬的轉捩點。
後文再談。
#616後戰略
#引渡條例

心痛.心寒

抗爭,終於有人死了。很心痛
想像到至親的人此刻會說着多麼涼薄的話。很心寒

這麼的死法,是我們對前路無奈的極致表現

我的心,很難承受得起這些兩極的煎熬
我的世界和視野其實好細小,只盼望能與家人過着平凡的日子
這個世界,就不能簡單一點嗎

小豆選禮

豆四歲生日,跑了兩家玩具反斗城,他都揀選不了要甚麼生日禮物。

他對着很多玩具都興奮地大喊「想要」,但又一直沒有堅持決定要哪一項。問他「是要這個嗎?」他就跑到另一個玩具大喊「我要這個!」

這天來到MOKO的玩具反斗城臨時店,喊了幾回「想要」後,豆對着一個超大盒建築工程玩具,有工地、幾輛工程車、升降機、旋轉滑道、鐵錘、工程小材料等等,盒子要他張開雙臂才勉強碰到盒子的兩邊。

我倆還在遲疑要否買這巨型玩意,瓜剛好過來,瞪大雙眼說:「Are you crazy buying this thing!

鏡裏那個⋯⋯就是我的樣子嗎?

搬到新家好幾個月,有一天豆忽然指着自己的眉毛,問我:「這是不是眉毛?」我才發現新居沒有能讓豆能看到自己的鏡子。於是趕緊去Ikea買一塊長身鏡,操着電鑽在浴室對出的牆上鑽洞安裝鏡子。

 昨天準備為瓜洗澡,他一邊脫衣服,一邊疑惑地看鏡子,然後指着鏡中的自己問我:「爸爸,我是不是真的長這樣?」

 我說:「除了左右對調以外,你差不多就是長這樣了。」

 「吓?」他好像聽不懂。

 「嗯,你的樣子就是這樣沒錯。」

 他噘着嘴,好像一臉不滿意似的。

 我問:「你覺得你不是這個樣子嗎?」

瓜的職業觀


早上和瓜去麥當勞吃早餐,麥記的人龍很長,但一旁McCafe的櫃位就很冷清。
 
我問瓜:「如果你以後要在麥當勞上班,你會選擇在這邊沒甚麼客人的McCafe做,還是在那邊很多客人的麥當勞?」
 
瓜想一想,才道:「McCafe。」然後很快再補一句:「不過我不想在麥當勞上班。」
 
「那麼你想在哪上班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