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天誕歌

孩兒出生了一週,先陪媽媽住了兩晚醫院,回家不太穩地睡了兩晚後,又回醫院睡一晚,回家再甜睡兩晚,今天再檢查黃疸病的膽紅素指數,又偏高。那麼,又要住醫院嗎?

新生兒的膽紅素一般為171至205μmol/L,兒子因為超過280μmol/L,所以要到燈箱內曬燈。順利回落到230μmol/L下後,隔天就獲准出院了。今天到健康院檢查,卻照得約250μmol/L。一般而言若接近300μmol/L便需要留院照燈,不過用光學技術的測定器,居然會有±50μmol/L,所以要我們到瑪麗醫院抽血檢驗。

我們作好了讓兒子再留院曬燈的心理準備,折騰了幾個小時,報告結果顯示是235μmol/L,不用留院。

這麼來來回回,生所雅興,調寄唐寅的《桃花庵歌》,寫了首《七天誕歌》。

住完醫院返回家 再返醫院照燈膽
燈膽之下三十度 曬得皮膚紅又黑
睡前媽媽胸前吃 睡醒屎尿找老爸
半睡半醒大少爺 大哭大鬧小當家
為使爸媽服侍慣 下馬威風不可慳
掃風沐浴例行事 逗趣止哭最刁難
若以睡眠比吃餐 才啜兩口又閉眼
若未飽肚去睡覺 高頻尖喊最耍家
別人笑我儍更更 我笑他人懵懵下
個個親長探望時 痴說痴笑似傻瓜

望南遊

京畿雅秀競仙宮 猶亞江南繁盛夢

沐雨珍奇風土物 輕舟兩岸耀霓虹

迴涎厚味烙追憶 拂袖媚明收入甕

堪曰自由行四海 香江誘惑喚乾隆

註:投稿「全港青年中文詩創作比賽(2005-2006年度)」落選作品。取題「自由行」

喬遷嵌字

公司進行物理調動,我一組人要從貨倉側的九樓辦公室,搬到十樓的老闆辦公室旁,滋味可想而知。

星期四是逍遙的最後一天,午餐時點了Pizza Hut速遞服務,我又吃呀吃呀,清理完所有食物後,我打了個嗝。嘩,好像很久沒打過嗝了。好像一項失傳了的身體功能,忽然活性化起來,那一下回氣的嗝,總像是勾起了甚麼類似懷念的感覺來。

星期五是正式搬移的日子,我書桌前的月曆用紅字寫着「宜入伙、結婚」。因為電源和網絡的線路要下午才完工,我們幾個歡逸的夕陽人士久不久就偷開一個角落,有的沒的聊個天花龍鳳。雖然已共事數月,但還是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現的。哈哈哈,百無聊賴的墟談,必然要由「老闆經過」這個契機來打斷了。

忘了是甚麼誘機,讓我忽然衝動想動筆起來。

浮生塞外傳杯盞 九樓樸野任偷閒
清雅博戲釀午時 卓卓思潮弄機關
秋後上朝賜升遷 十樓光景日如年
誰屑諂媚染龍騷 寧游低澤自在仙

 往後的日子怎麼樣呢?可能是我還不識機,總覺得「看着辦」那種虎穴待機的地勢,好歹也能知己知彼,不至於被殺個措手不及呀。變動總是有趣的事情,反正我不喜歡唉聲歎氣就是了!

影下緝毛

今天洗完澡,對著鏡子認真地梳頭。不曉得太久沒有認真地梳頭,會不會造成對頭髮呵護不周。鏡裡那傢伙,頭髮少了!

不!是多還是少,我應該數不出來。不過髮際好像後移了。

唔,一個字:

「禿!」

好了好了,「一隻沒腳的雀仔,只能在天空不停地飛。」「我渴望自由,讓我沖天飛!」總愛把張國榮的台詞和歌詞掛在口邊,現在夢想成真了。馬上就要變成一隻「禿」鷹,在天空翱翔。

好,快滿廿七歲,剛把臉皮、耳皮、脖子皮、前臂皮統統替換掉,現在再來一個形象革命。 

煩髮自削鏡前憫 尚未成仙且作僧
風露彌腸毋追悔 笑納一場渡凡生

嘻,好一陣子沒寫脫口詩了。隨便抓個點子,不顧平仄。偶爾打油一下,也算舒筋活骼。不過腦部操勞,會燃燒髮際嗎?

管他的!多掃地就是了!

走!別吵!

氣鬱!難耐!

我想,下班就走上山頂吧!

我的腿兒們大喊道:「別發瘋了!神經病!你知道走上山要走多久嗎?」
 
七點半才能離開公司。嗯,的確是有點晚。我只好妥協說道:
「好吧,走回家吧!」

腿們又嚷著:「甚麼?走回家?很遠呀!你別發神經!」
「我想走走。實在是鬱悶無處伸。」

「那也別拿我們開玩笑呀!」

「就陪我走走嘛。」

「神經病!變態!」
我抓著沒有手挽的揹包,走過兩條行人天橋,經過很多條沒有紅綠燈的馬路,和很多陌生人擦肩,花了五十分鐘,到了家門。

「有趣嗎?」

「神經病!王八蛋!腦袋有問題!」

「嗯,我覺得舒服一點了。」

「廢話!那些不舒服都跑到我這邊來了!就希望你下半子當一條腿!」

「好,下輩子我當你的腿!你來當我!」

「有問題!神經病!變態!」 

解麻
囚靈倡氣鬱 悶勁無處伸
惘意徒欺步 稍釋珠上塵

偷泣賊

嗅到暖淚的甘甜,於是我無恥地用軟紙兜盛著。

淚兒把紙上的墨水化開,離散成飄渺的符號。

我把它寄出。

收件的人,看不見淚水;落淚的人,看不懂符號。

盜賊畢竟是盜賊,但大樹不該變成樹精。

擎葉有故

秋深遊寶墨 雨碎沐簷廊

字畫撩神遨 丹青惹憶狂

觀文人雅骨 賞巧匠鋒芒

餓鯉爭糧鬥 高松悵葉黃

長牆書凜勁 轉折到中塘

聖氣觀音耀 輝霞俗世光

污泥扛綠葉 悶藕綻清荷

抿笑拈花指 金身述海桑

天兵聞說法 化雨赴凡莊

大葉嘉賓墊 華蓮主席牀

頑枝頷再首 渾露淚千行

壓硯仙蹤記 禿筆捲袖旁

註:記番禺寶墨園遊。首次執著平仄格律來寫,齷齪的韁繩是非常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