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折號

在電腦上打破折號,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。

我曉得的方法只有三種:

  1. zxay:用倉頡碼打zxay(在下述的環境測試中,半形和全形的結果都一致)
  2. 全形:切換成「全形輸入」狀態,然後按hyphen鍵
  3. 符號表:在Windows開啟中文輸入法,按「Ctrl + Alt + ,」,在彈出的標點符號表中按「z」

以上三種方法,都只能打出一個字位的橫線。然而正確的破折號,應該是橫跨兩個字位的。

最簡單的方法,當然是重複輸入兩次啦。可是在很多情況之下,都會出現斷開的情況,如「--」。(不過根據維基,簡體中文輸入系統並沒有這個問題出現……恕未進行測試)

文書篇
首先我在最常打文稿的Word測試,版本是Microsoft Word 2007繁體版。結果發現「熒幕顯示」和「列印結果」的破折號,居然會受不同的因素所影響:

  • 熒幕顯示:受「字型大小」和「顯示比例」影響(可能與熒幕resolution也有關,不過恕未提供測試)
  • 列印結果:受「字型」影響

在「熒幕顯示」上,我用最基本的兩中兩英字型,並分別以100%和95%的「顯示比例」作比較,得出以下兩圖:

100%
95%
dash 100% dash 95%

上圖紅圈圈著的,是在兩個比例下有所差異的情況。而新細明體亦在不同「字型大小」時顯示出相異的結果。

至於列印結果,只有新細明體和楷書的zxay輸入法出現斷開的情況,其餘結果都算理想。

網絡篇
在網絡上輸入破折號,例如電郵、討論區及留言等,很多時並不能自由更改字型、大小及顯示比例。顯示結果就需根據各種瀏覽器或 Text Editor 的設定而別。基於上述情況,我以幾款常用的平台作為測試:

  zxay 全形 符號表
Notepad 斷開 斷開、偏短 斷開、偏長
Hotmail 斷開、偏長 斷開、偏短 相連
一般 textarea 斷開 斷開 斷開、偏長
Gmail /Facebook 相連 斷開 相連、極短、偏粗
好處 輸入方式不受操作環境限制 速打全中文時無需切換使輸入方便 相連的機會較高
弱點 很多時會斷開 多數環境下都會斷開
  • 有些環境(例如browser)會限制了Ctrl和Alt的使用,按出符號表較不方便
  • 線段可能變粗

結果頗為五花八門,難以控制。

設計篇
至於用Photoshop、Indesign 或 Illustrator等設計軟件,恕我沒有測試(因為公司沒有裝Adobe……),但我猜結果會與 MS Word差不多吧。不過以往作編輯的經驗,都是在印稿上用紅筆圈起斷開的破折號,然後排版員便自行將它連起來,方法可能是將一個字位的破折號強行拉長(如 180%),也可能是用畫線工具畫出來。不過這兩個方法都可能引致破折號變得偏斜、偏左、偏右、長短不一、粗幼不一等情況。


結論

  • 若文稿需要印出來,在Word進行中文文書輸入時,用全形符號表輸入均可,字型、大小或顯示比例都不用管。
  • 若在網絡輸入,就只好自行作嘗試。建議先試zxay,不行的話再用符號表。以HTML而言,使用「—」的 html entity code 就準沒錯,如「——」。
  • 若在設計上,只需注意字型使用中文就可以了,因為英文字型可能會變得短而粗。

研究後找不到單一的解決辦法,實在是最令人沮喪的結果。

由「注」而「註」

內子問我應該寫「備注」還是「備註」?我第一反應是「注」,她就認為是「註」。

我去翻一翻字典,「注」和「註」若用作「解釋或說明文字」,兩者是相通的。

只是「注」字有多一些意思,例如「注入」、「專注」和「賭注」等。

仔細再查一下,發現了似乎「注」是較傳統的用法,例如東漢許慎的《說文解字》中,根本連「註」這個字都未有收錄。

「註」字的出現,根據台灣教育部異體字字典提供的文獻,似乎最早出現是在南北朝時期,南朝中的梁朝顧野王撰寫的《玉篇》零卷(共三十卷)為收錄了「註」字,並提供用例和解釋。此後宋代的《龍龕手鏡》和清代的《康熙字典》都有收錄。

相隔約四百年,「註」字主要是在「注」字的多義性中,把「記物」的意思分割出來。

許多中文字都會經過這類演變的過程,例如「熟」是「孰」的拆義,「鼻」是「自」的拆義等。

不過「註」由「注」拆出來,至今逾千年,依然未能畫清界線,算得上是個失敗作了。

原因也不難猜,因為「注」字是文獻中的常用字,人家許慎都不用「註」而用「注」,自然大條道理復古!

最後提一下,這裡有一篇討論提及「備註」和「附註」的分別,我就簡潔歸納一下:

  • 備註:表格旁邊或下面的註解
  • 附註:於頁底或全篇最後的註解或註文
  • 註:在文中句末的註解

在雲吞上添足

昨日走過中環威靈頓街的枝記,見門邊掛了一副對聯,字體似是手書而非電腦,不禁駐足吟讀。

上聯為:「無酒安能邀

嗯,不錯!正是李白《月下獨酌》中「舉杯邀明月」的意境。作為楹聯的上句作引,恰當挑起讀下去的興趣。

再讀下聯:「有錢最好食雲吞」

媽呀,那可俗得不得了!實在「對不起」!

今天上網一查,原來此聯改編自廣東才子何又雄(字淡如),他才思敏捷,每每即興以情境作對。
他擅長的諧聯,亦即無情聯,就是上聯下聯在文意上扯不上關係,但文字平仄都工整的。

由於他通曉粵語,固留下不少粵語方言的對聯作品。例如:

一拳打出眼火
對面睇見牙煙

至於那副雲吞聯,原來正宗版本是:

無酒不妨月飲月飲
有錢哪得食雲吞

這麼一讀,便不覺俗不可耐。原來「最好」這兩字,是徹底污染的元兇,一副硬銷的氣派。
不曉得是誰開始為這副聯畫蛇添足,但結果是不只一間賣雲吞的店舖都掛著修改過的俗聯。
有些網站把原聯的「哪得」寫成「那得」,也是可憾得很。

說回此聯「無情」之處,就是以「食雲吞」對「邀月飲」。
原聯把「雲吞」二字,拆解入聯,以相關語嵌入句子,暗顯其中的玄機。
修改後的對聯,把「雲吞」對「明月」,大刺刺寫出「雲吞」的主旨,便扼殺了細味的空間。

完美不再的夕陽校對

最近在上「出版學會」舉辦的「出版證書課程」,由羅冰英女士教授「校對技巧初階」。

她說她退休之後,香港大概就再沒有全職專業校對這個職位了。

香港出版業的大趨勢是「編校合一」,當校對沒名沒利,有錯漏又要揹黑鍋。沒人愛做,於是漸由編輯代理。

根據老師詳細的辨別「編輯」與「校對」這兩種角色的分別,其實我覺得自己比較適合當校對。

「香港的校對行業將會消失!」由香港最後一個校對說出口,那份感慨著實撼動我心。可是老師坦然地笑說著,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。

校對不被重視,因為資訊爆炸性地發佈。著重的是「新」和「快」,「質量」已不被重視,因為鮮少人會重覆閱讀甚或細心品味內容。成功人士只會教你速讀,急速掃過重點字眼去意會文意,丁點兒的錯漏是沒甚麼人在意的。起碼,效益上不值得為這一小撮人花錢請校對員。

對於自己鍾愛研究的事情,為大勢所湮滅,真的這麼容易就可以捨棄掙扎的念頭嗎?

當我醉心的益智和體育運動淪為賭博的象徵,那可不是輕易就能釋懷的境況。

年輕的心能懷著改變世界的抱負,開始妥協時多少反映年華已催遁入世。

「食字」拍馬趕不上「諧音」

最近看見大新銀行的廣告標語「大新新貸度」,忽然勾起對「食字」的感受。

香港人說的「食字」,類似於古時文人雅士的「諧音」把戲。不過老實說,現代「食字」的質素參差得很,不單只令這項把戲蕪雜非常,要深究起來,從根本上兩者的結構就大相逕庭。

現代的「食字」,一味只管往現成的語句(包括成語、諺語、俚語、術語等)上換上同音或近音字。例如「知粥常樂」的粥店、「喜有此履」的鞋店。

食字食得字字通順的話,也算得上能會心一笑;食得牽強的話,則像霉爛發臭的骨鯁。現世代瞬息萬變,標題和名號俯拾皆是,讓人耳濡目染之下,最糟糕的後果就是阻礙正規學識的傳承。

若要說「喂,我字字嵌得恰到好處,字面自成一意,何錯之有?」錯是錯不了,但畢竟就是拾人牙慧。傳播訊息的工作者就該有學識操守,保護文化也是應有的態度。要以纂改而自詡有創意,倒不如大方地無中生有,例如益力多的「你今日飲咗未」,簡單而樸實,又例如大家樂的「大家樂見」,雙扣語意也輕便實在,都是近年的經典範例之一。

上網一查,讀了一篇《諧音成語廣告在京被禁》的舊新聞,原來2007年中國北京和浙江都制定法例,禁止以「諧音成語」作為企業或廣告名稱。

以法律管制,感覺上又過於約束,而且定義模糊的區域必定很易惹來煩人的爭議。最好還是由教育和宣傳入手,就像應付環保工作一樣。事無大小都用重典的話,最後還不是迫得百姓動輒就搞搞革命和抗爭。

說回古人的諧音把戲,為甚麼說有所不同呢?因為他們不會挪用現成的語句來修改,而都是徹頭徹尾原創的巧文。例如對聯「因荷而得藕 有杏不須梅」諧音「因何而得偶 有幸不須媒」,其中的雙關語意,堪稱大家之作。

雖然不太稱許現代人過於率意地創造一大堆來不及消化的新詞彙,不過「食字」這個詞,也好在可以和文學修辭上的「諧音」劃清界線。

香港網絡大典對於「食字」亦有所記載,原來07年國內的政策就引起網民一陣熱烈討論。上面還載有一些知名的食字例子。說實話,上面所載的例子,我個人感覺是只有色情戲名較為有味道。反正是通俗的事兒,而且色情的題材從來都配以隱喻或借代等相當含蓄的手法來表達,利用食字來悄悄躲在成語之後,反而成了理所當然的正道。

食字用在言談間,那叫冷笑話,足可怡情生趣;
用在廣告上,那是大肆誤人子弟;
用在新聞標題上,那是敷衍了事;
用在企業名稱上,那正好是名不正則言不順。

自問自己言談也常取樂於食字,寫網誌命題有偶有食字之嫌。不惜厚顏地寫下這篇文章,正好提醒自己,慎之,戒之!

從茶走到茶酒

到茶餐廳吃飯,常會聽見伙計向廚房大叫奇奇怪怪的名字。明明我點菜時依足菜單上的每個字讀出,他們總會有超短的簡稱取代。帳單上寫的也是簡化得很有趣的神秘符號,即便是現在電腦化後列印的單據,依舊採用他們那套神秘的茶餐符號。

這套「茶餐廳符號學」及「茶餐廳暗語系」的相關學問,我一直接觸得很少。

直到認識內子。

有一天,她說大窩口有一家茶餐廳的「茶走」很棒。那是我第一次聽見「茶走」這飲品,原來是以煉奶取代砂糖和花奶的奶茶。我很驚訝居然有這種飲料,她也很驚訝居然有香港人不認識這東西。

「那為甚麼不寫在菜單上呢?」覺得很好味的我不禁問。

「那……不能甚麼都寫上去吧!難道『可樂走冰』和『雲吞麵走青』統統都寫上去?」

老實說,我能自行從字面上拆解「走青」的意思,已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。但我總覺得「輔加」和「剔除」的輔助性形容,當然不需要寫在菜單上,但「茶走」可不同噢!

原來,誤會就在於我一心想著那是「茶酒」,但原來正確的是「茶走」。

我覺得,改用煉奶來點綴紅茶,元素已不同,而且煉奶的嫩滑和甜密,剛好與紅茶的苦澀和濃香成對比,湊出一種醇厚的實感。把奶茶昇華到一個境界,就像普通的果品發酵後釀成醇酒,美其名曰「茶酒」,彰顯它精妙的調理,歌頌它香甜的瑰麗,實不為過。

發現原來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狗屁之後,茶走的地位馬上降格了。起碼在名字上的確如此。

那為甚麼叫「茶走」呢,原來那是「奶茶飛砂走奶」的簡稱,「砂」當然是指砂糖了。少了點詩意,但那才是香港式的文化吧。

上Google查證時,順道看了一些茶餐廳術語的例子,的確大開眼界,例如「雪車」代表凍咖啡(啡寫成「口丰」,車是「口」和「丰」寫得擠的合體字)、「禮拜五」代表七元(禮拜)五角(五)、「甩色」代表檸水(沒有顏色的檸茶)。

再查一下「茶酒」,沒想到真有其物!北京的「中茶網」就有賣,那是把茶發酵釀成酒,酒精度從8%至16%不等。

枝葉發酵成茶,茶再發酵成酒,真有趣!好想試試看!

今天到底是「日食」還是「日蝕」?

今天是出現solar eclipse的日子,甚麼五十年一次、三百年一次、五百年一次我都聽說了。科學的問題並不是我第一時間想到的,最讓我關心的是該寫成「日食」還是「日蝕」呢?

粵音讀法方面,兩者的正讀都是「食sik6」,只是我們常把「蝕」讀成異讀發音sit6。

報張、電視和網上新聞,我看到的幾乎都寫成「日食」,可是我明明記得小時候讀的是「日蝕」才對呀!

查字典一看:「」有「消失、損缺」的意思,那相當符合eclipse的意思呀!要用食的話,除非代入「天狗食日」的神話故事才說得通。

公平起見,也查一查「」的意思,卻指出「食」字和「蝕」相通!

相通!那是我查字典時最討厭遇見的情況。不過憑我查字典多年的經驗,不得不漸漸意知到,並不是所有事情都非黑即白。文字語言只是一項溝通工具,就像許多世事一樣,有人會訂下規則,自然也有人反對規則,自創規則。

查查維基,它表達的方式也真通融,全都是「日食(蝕)」。以「食」為主,「蝕」為副,順得哥情得嫂意。以百科全書的角色而言,也算得上安守本份了。

雅虎字典英譯中的功能,它就只寫出「日蝕」。

有趣的是前天內地一篇題為「日食或日蝕 台文學界天文界不同調」的報導,天文界代表指出,中國古藉一直都以「日食」記錄,只是到清朝才被改為「日蝕」。那麼我們時常說著「反清復明」的漢族子孫,是否都正其名為「日食」呢?

個人而言,我較喜歡使用「日蝕」甚於「日食」,因為「食」字的意思已太廣博了,讓專門的詞彙使用冷僻一點的字,能有效避免多重意義的誤會發生。

「駕馭」和「駕御」

要寫「駕馭」這個詞時,不確定應該是「駕馭」還是「駕駑」。問問內子,她說是「駕御」。沒法子,只好上網查。

「駕」,粵音為「嫁」,是「馬」上一個「加」字,是騎乘在牲畜上的意思。

「馭」,粵音為「遇」,是控制騎乘的牲畜前進方向和速度的意思。

「御」,粵音為「遇」,這字意思很有趣,它有統治的意思,又有侍奉的意思。現今常用這字形容天子和帝王的物事,也可明白作為一國之君,是在萬人之上,但也是為萬人謀福祉,視乎是明君還是昏君罷了。

「駑」,粵音為「奴」……是品質低劣的馬……

原來「駕馭」和「駕御」,都是驅車前進、凌駕和控制的意思。根據馬字部首,據我個人猜測,應該「駕馭」的原意只是控制馬匹,後來才引申為凌駕和控制。

從廣義上,「駕馭」和「駕御」算是相通吧。

仔細分辨的話,「駕馭」應只用作控制騎乘的牲畜,代入現代科技的話,車、船、飛機和機械等都應用「駕馭」;至於「駕御」,應側重於對人的指揮和控制,例如上司駕御下屬。

初識「盤」「盆」

從來都搞不清「盤」和「盆」有甚麼差別。今天看到娛樂新聞有提到,原來是「金盆洗手」而不是「金盤洗手」,才發現自己寫的一個故事標題,就大刺刺地寫了白字。

查探之下,理出一些頭緒。

「盤」和「盆」的廣東話講法都一樣,粵語拼音是pun4,國語讀法不同,「盤」是pan2,而「盆」是pen2。

意思上,「盤」和「盆」都是底小口大的容器,只是「盤」較淺而「盆」較深,是已「算盤」、「棋盤」等承物器會用「盤」字,而「臉盆」、「盆栽」等容物器會用「盆」字。

至於「盆菜」和「盤菜」為何相通,或許能從其典故探知端倪。主要的出處有兩個。其一相傳是南宋末期宋帝昺往南逃走時,無糧無食,於是大臣向農家乞討洗腳用的木盆一個,於是逐家逐戶乞討林林總總的剩菜殘渣,湊合成一大盤,小皇帝問起這道亂七八糟的名堂,大臣隨口說是華南享負盛名的菜色,名為「盆菜」。其二是明朝戚繼光在廣東東南沿海地帶打退倭寇,百姓家烹製美食犒賞軍隊,因為菜餚太多,遂合放成一盆,故稱作「盆菜」。

其上兩則典故,一貴一賤。但共通之處,在於起源都出於廣東一帶,以粵音相同之故,所以有所混淆,亦不足為奇。但一般來說,傳統上「盆菜」多以幾吋深的木製的盆為承載,而內裡的菜餚也不過是豬皮豆腐蘿蔔等便宜的東西。而「盤菜」則不拘於盤的材質,可以銻盤、瓷盤等承載,而的確都是沒甚麼深度的容器,而菜餚則極具奢華,鮑參翅雞鴨鵝花菇魚蝦蟹等。當然,發展到後期,「盆菜」也會用上「盤菜」的上等食料,足堪稱地道美食之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