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冊子出世

當了三年半編輯,才第一次真正看見書籍印刷成品,而且一印就是兩本。雖然只是無ISBN的小冊子,不過還是別具意義。

ACKM評選小冊子CCIBA紀念冊

前幾天內子也有出版物製成,她把一手孕育的作品給我看,那是兩本高中數學的練習。

內子的編輯資歷比我多一年,編輯出版的成品大大小小都有二、三十本了吧。我拿上手一翻,實在無法想像自己怎麼能主修數學而成功畢業的,根本我就完全看不懂。

不過,最奇妙還不是那些符號的陌生,而是那兩本幾十頁的騎釘32開小冊子,居然是內子用word排版完成的。細看的話的確看得出有些疊線和大小問題的異相,不過真的用word轉pdf拿去印刷,的確了不起!「編校排」合一,肯定是煩得不得了的作業。

內子常說我運氣好,我本來也自覺如是,不過微妙的差異很可能是主觀心作祟。然而跟她一起後,她的倒楣也令我的旺氣更覺顯著。

例如嘛,追車尾的頻次頗高,無論是巴士、小巴或者港鐵。工作上就更明顯了,儘管在同一家公司,她長期保持著喘不過氣來的工作,我卻在另一邊上網寫故事;各自到其他公司了,她依舊要把工作帶回家做,我也依然每天上班研究紙牌;到出版書籍,內子居然要費神一手一腳自行排版,我卻一出道就遇上一流的設計排版皇 Gary替我處理所有外觀事宜。她經常會因為工作而感到抑鬱沮喪(若每天都對著我這樣的同事大概也該很氣餒吧……),我打了近十年工但令我氣鬱的次數大概仍是個位數吧。

是因為我行事效率高嗎?肯定不是。

要我猜為甚麼,我會猜因為我徹底地抗拒宿命,誰是客誰是主並不全然由環境做就。不過這些人際技巧,大概也只掌控四成結果。

再猜為甚麼,我會猜那是因為愉快和樂觀所招致的正面影響,譬如我自己追車尾都不認為自己倒楣,那累積的霉運當然有限。是很唯心主義,不過讓自己平和歡快準沒錯。這個,大概掌控四成結果吧。

還剩兩成,管他說,就是命吧。中庸一點,就該平衡一下這份量。

要是你有我的人生,相信我,你會由衷地深信,反正就是走運嘛!

那麼要是我有內子的人生,大概也會一樣消沉吧。

畢竟「我把自己變得樂觀」,誰敢說這個變化不在宿命之內?

所以可能內子的宿命是包含「變得樂觀」,但她成功擺脫命運的弄人,但代價也需賠上心理的愉悅。這麼想的話,就變成「她贏得痛苦,我輸得快樂」了。

唔……哲學有時就是太飄渺,全都是說了等於沒說的話。還是回到紙牌上給我踏實的感覺。

老電腦未及人之腦

我的電腦,最近慢得不得了。

整體上它現年四歲半,不過其中的RAM(512MB)和主硬碟(80GB),卻已七歲半了。

去年換過一次Video Card和LCD,兩者先後無痕地報銷。LCD是買新的,Video Card是Gary把他已不屑去用的牀底貨送給我的。

電腦算老嗎?應該有點。

想買新的嗎?偶爾都想。

跑不動嗎?也不盡然。

大家都說該換了,鐵皮的東西也絕對沒有甚麼感情可言。

不過我還是想,再format一次吧,反正平均都一年format一次了。

會是最後一次format嗎?每次都這麼想嘛……

不老,是要學習的

從閱讀器上讀到人家寫的一篇《猴子靈藥二週年誌》,很有感覺。

「改變世界的方法,是先改變那個被世界改變的自己。」

如果你對於目前所處的環境感到不滿,或者根本就看這個世界不順眼的話,請不要寄望它們會為你而改變——從自己開始,改變吧!

每次看到這種想法,總會驚訝人原來可以活得那麼青春!即便說的是一個老頭子,那種威力就更驚人。

「許多人面臨的核心問題之一是,他們想在投入其中之前,預先知道事情是否會成功。」

世界變得越來越緊密,但人心是自己的,控制不了也得努力去控制,畢竟那是保衛「自我」的唯一自我救贖途徑。


文章還附上這副照片,曉富韻味,用得恰到好處。

新發明的「眨眼眼鏡」

了不起的發明!

戴著這副眼鏡,五秒鐘都沒眨眼的話,鏡片就開始起霧!

對啦,你看不清楚,自然反應就會眨眼。

這到底有甚麼用呢?當然有。

常看電腦或電視熒幕的人、眼水分泌不足的人。那就是我啦。所以我覺得超棒的。

不過看到廣告形容的用處,主要都是以「提神」為主,認為可媲美咖啡因

不過售價要US$167,何況我現在沒戴眼鏡,還要另買一副安置上去,是無福消受了。

70字的手機小說

國內的「全球寫作大展組委會」與「盛大文學無線公司」聯合舉辦了《一字千金》的3G手機小說原創大展活動,那是一個小說故事的創作比賽,字數上限為70字。

幾年前我看到有迷你小說比賽,限500字,我已覺得不可思議。小說的定義是讓人隨便歪曲的嗎?不過小學作文也不過三百字,我也寄了一篇《守樹人 》投稿去。

現在又看到一個70字的,我再次覺得離譜了!

甭談「起承轉合」,連放個屁都比它長。

70個字,實在不得不問「要不要算標點符號」?

新潮流的新產物,畢竟看來像怪胎。

現代人真的那麼忙嗎?甚麼twitterplurkfacebook等微網誌,全都短得乍舌。

要是忙得連讀字都沒空,以精緻細膩的形式表達,難道還會花精神細細品嚐嗎?

寫作習慣與引號

自從年前讀了「老貓學出版」的《傳統編輯對部落格新手的寫作建議》,以及他所寫的多篇與blog和編輯相關文章後,對我在網上寫作的文體和模式起了重大的影響。

經過一年多的消化和實作,忽然驚覺變化之大還真難以置信。

現在寫東西,無論是句子抑或段落,都盡量精簡。

以段落而言,幾乎是一段都只放一個句號,也意謂一段只有一個重點。

以句子而言,盡可能都不超過二十個字。

為甚麼呢?因為讀熒幕上的字比讀紙張上的痛苦很多,所以利用「空行」和「標點符號」來區間文意就更頻密了。

原來文字都有留白的技巧。

我們讀字,可以有很多種「眼」來讀:有慢慢嘴嚼的「詩詞眼」,有掃描式的「速讀眼」,有慵懶的「雜誌眼」,有用力閱讀的「學術眼」,還有「武俠眼」、「漫畫眼」、「字幕眼」、「msn眼」、「菜單眼」等等。

只要不是用逐字細讀的閱讀方式,我們最輕鬆自然的閱讀方式,就是集中去讀句子中的「關鍵字」。

於是乎,稍為冗長、結構稍為複雜、用字稍為非一般,我就輕易把其中的「關鍵字」用引號圍起來。

到底結果怎麼樣?是更難讀還是更易讀呢?還是根本沒有人覺得有分別?

不曉得。反正是閉門造車,就耐著性子等有心人來告訴我。

收銀員那廂有禮

昨天我到百佳買東西,最後推著小車子走到收銀台。

收銀員一邊伸手來拿我的「儲分卡」,一邊問我:

「你好,請問有沒有儲分卡?」

接著收銀員又一邊拿起我的購物袋,一邊問我:

「請問有沒有自備購物袋?多謝支持環保!」

最後把單據給我時,不忘說:

「多謝哂,歡迎下次光臨,拜拜!」

然後才施施然把物品放入我的購物袋。

一個收銀員每天重複說數百次相同的話,變成機械性的無意義說話也是理所當然的事,只是聽在客人耳中,就是會覺得你心不在焉。

要說客套的打招呼,不得不提Circle K便利店。

甫一進門,收銀員就會精神飽滿地喊:

「OK歡迎你!」

嗯,沒錯,不是十分歡迎,而只是一般性「okay」程度的歡迎而已,所以請貴客自便啦。

用愉快賺錢

我和內子都比較少到菜市場,也很怕菜販老闆問的一條單位換算題:「今日啲菜好靚好新鮮,八元一斤,你要多少斤?」

我和內子都是主修與數學相關的學課,不過這一類題目卻是比不上萬千師奶了。

斤到底怎麼換算到公斤、公克、磅之類的……

總之我們都只會回答:「兩人份的,唔該!」

別管我們沒有好好念書那回事。我要說的是剛讀到陌生人的一篇《快樂製造機》,網主試驗一下到菜市場多付一點零頭,原來可以換來許多有趣的經驗。

人家會多笑一點,歡快一點,也可能多送一點額外的給你。

客人多付一兩塊錢,商販多給一二兩菜,反而是大家都更愉快。那是簡單的雙贏道理嘛。

乍聽之下,真懷疑這一套在香港管不管用。不過細想,我選餐館也看重態度人情遠高於食物品質。絕不會不可能。

我不是混蛋,誰是混蛋?

前陣子我還在教科書出版社「混」的時候,漸漸就磨劃出一套「閒餘計劃時間分配」方案:

在公司,專心打文章。
在家裡,專心建網站。

現在轉了新工,不知不覺間原來時間比重側移了。

沿用舊日的方案,結果變成「文章一大堆,網站零進展。」

沒錯,就是混得更徹底了……

哈哈!

也不盡然啦。

現在經常要上夜課,家務和交際一大堆,在家的時間少了很多。

內子還比我多上一課,結果垮了,三個星期看了兩次醫生。

我還好,我其實蠻喜歡上課的。忙,有時候也令我感到充實。

當然,可能是我的工作輕鬆得不得了吧!

其實我在公司負責的工作,接下來應該也有不少,不過也絕對到不了要吐苦水的程度。

所以也就令我想起,是否該把公司的閒餘時間分為兩部分,連網站也在工作時間搞它一搞呢?

……週末坐在公司書桌前胡思亂想完畢……

輪到殺手了

上個週末又玩了一輪killer,這是我經歷這個遊戲的第四組玩者群。

由於前陣子在祈福買了一副「狼人」的專用Killer紙牌,又在這第四組玩者群中遇到一個風格較極端和嚴肅的主持人,勾起我對這遊戲進一步研究的慾望。

紙牌在這個遊戲中只是一種媒介,任何花色和級數都與遊戲中的角色沒有直接關係。不過就遊戲的體系和風靡程度而言,加上它以「鬥智與和諧的社會本質」為主體,更重要的是這遊戲仍存在許多「可用理性歸納方式改善」的空間,故馬上被列入我的「目標喜好探索範圍」之內。

接下來就要好好搜索、分柝、整合、和再創作了。大致的研究綱目如下:

  1. 背景
  2. 角色
  3. 流程與投票
  4. 整體平衡(最難部份!)
  5. 量化計分

想起要研究和剖析一個遊戲,總會讓我感到異常興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