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山漠

在公車上,我看著窗外。聽著一個大男人朋友,向女性朋友提及到他曾經到過東南亞的一個地方,他在那邊進行浮潛。女性朋友吃吃笑著問他浮潛需要氧氣筒嗎,他翹著嘴角說他不用,就憑一道氣,怎麼游都可以…

我望著窗外黃底紅字的帳篷招牌飛快地閃過,意識不其然墮進幻夢中:

放眼望到四方盡頭,有高低山窪有層次深淺,但全都是沙石組成的旱地。我從白色小木船上往後一倒,掉落在透澈的清水中。說它是清水因為它實在是完美的清澈,雖然細長,但不覺潺流;雖然平寂,但全不渾濁。在乾旱的山漠遇上清澈的淨水,特顯清涼透心。掉進水中,自然地落到水底。舒暢而自由的忘我,我在水底仰臥,沐浴在神奇的清水和沖淡的陽光下。

一塊緩緩的黑影在水面上浮過,意識漩渦式地捲回來。那是一條鱷魚!恐懼和徬徨時,身體的實質好像自然會往不該發展的方向游移,我雖然感覺沉重而負壓,但身體卻拼命往上飄。我知道鱷魚還沒有發現我,我必須想辦法離開。於是我沉著一道氣,盡力貼附水底,向鱷魚的來的方向漫游。

畢竟還是轉變成被發現的狀況。既然已離開鱷魚一段距離,我索性向水面一躍,很快就找到黃色橡皮艇。我用自由式向它游去,爬上一人座的小皮艇,面對著鱷魚,瞪著牠陰沉冷酷的眼神,我拼命划著兩支藍色的短小膠槳。可是鱷魚卻不急不疾地與我越來越相近。我拼命划槳,使勁用力,腰和臂都大幅度畫出弧度,橡皮艇都承受不住我的顛覆,我屁股坐的一邊都疲軟而扭曲。我索性拉著艇頭細繩,彎腰屈膝站在橡皮艇上,把吹氣口對著鱷魚追來的方向,猛然一拔。吹氣口就欣然噴氣,像馬達般向前直衝,很快我就脫離鱷魚,脫離險境,登上沙岸。

隨著山路行走,我感覺有東西在跟著我。可是每次回頭看,都只瞥到影子的末端而已。被奇怪生物追趕的不安可能從鱷魚而起,仍然揮之不去。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真有其事,被跟蹤的感覺隨著崎嶇山路起伏仍沒有間斷過。

看見不遠處有樹的蹤影,那是山漠的出口,到達那邊就是安全的地區。我喜悅地快速走過去。經過一個很大的山洞,洞穴很深,洞口很大,直徑足有我高度的四、五倍。洞口零散地放有幾個羊骨殘骸。雖然山洞冷悚,但我一站在洞口前,似乎剛剛一直跟著我的奇異生物就馬上消失撤退。這個山洞究竟住著甚麼猛獸,以至於陰森地追蹤我的怪物也退避三分呢?我的喜悅顧不得我在懷疑或忖測。我繼續往綠影方向前走。

才不過幾步後的彎角,沙坡下一個龐大物體稍微動了一下,我的注意力不其然被牽引而看過去,只見一具恐龍似的碩大頭顱瞪著我,牠的頭就離我幾步之遙。我慌了心不敢多看,直往綠林奔去。我摸著一根樹木的細幹,喘一下氣,回過頭,一頭銀灰毛髮的老虎凜凜地佇立在山洞口看著我,原來牠就是山漠的守護者。牠沒有動,像廣場上的銅像般威武地傲視路人。抿著嘴巴,卻彷似有千言萬語,要代表大地滄生發言。小山頭慢慢探出一隻山羊,然後又一隻,還有公羊、綿羊,各式各類的羊,陸續冒出來,好像都看著我這個方向。牠們要表達甚麼?有甚麼我可以做嗎?我不知道。這時,我覺得自己被感動,必須走回這個陌生的山漠。我再問自己是不是昏了頭時,雙腳已經走回恐龍處。

再細眼看著恐龍,才知道原來是一頭長得很大的老山羊。因為牠太龐大,我只能看見牠的頭和一半脖子而已。牠的線條有點不均稱,但完全沒有大型動物的剎氣。我試著探身向山坡下看,卻還是只能看見脖子。原來牠被困了。

這麼大的身軀,被山石卡住了也是有可能的。我正想想辦法救牠出來時,一大群青年壯丁自自然然地湧出來,一些在坡度上搬岩,一些在播開沙石。他們從那裡跑來的,我一點頭緒都沒有,與其說他們是山頭上的羊群變化出來,倒不如說扭開我的思維後,必須要的材料就灌出來工作更恰當。有兩個特別聰明的青年,把粗米飯放在嘴巴嘴嚼,嚼得稀爛研細後,吐在放了淺水的黑色盤缽內,做成漿糊,用來做成協助救援大山羊的工具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