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手 — 「投票權」

嫌犯應否擁有投票權?

  • 「不該」的理據:
    因為嫌犯的立場與判決結果存在利益關係,所以嫌犯可能無法作出客觀的判斷。
  • 「應該」的理據:
    因為「未定罪之前,嫌犯只有嫌疑而非犯人」,這已是文明社會的通則,故在判決有罪前仍享有一般村民的投票權。
  • 「半票」的理據:
    是以上兩種方案的折衝辦法之一,同時亦可解決票數平手的問題。

涉案人關係
若嫌犯沒有投票權是因為他是涉案人,那麼原告也應該沒有投票權。
既然殺手仍然存在於村子裡,原告作出指控的動機就並非絕對了,因為不能排除原告是殺手的可能性。
論涉案人的話,當然應是死者與殺手們,死者當然沒有投票的能力,但原告的身份在這種情況之下,也變相成為涉案人。

結論:
根據以上分析,嫌犯應擁有半票的投票權
而原告作出指控這項行動,本身就存在置他人於死地的目的,故原告在該投票中的涉案成份比被告更深,所以應罷免原告投票權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