榮升為安份的冗員

「兄弟,」老闆過來拍一拍我,「怎樣?在忙甚麼?」

叫我兄弟,馬上讓我想起一位奉信基督教的舊同事。

不過這個老闆一點也不像教徒,他口中的兄弟,比較像是在關帝像前稱兄道弟江湖稱呼。

我報告說我在整理雙月刊的資料。

「哦,好……好……。無所謂的這東西,哈,不賺錢的嘛,哈。你明白我意思吧。」

嗯,一點都不錯。

算得上是沒有任何經濟意義的工作。

不過樂觀點想,工作壓力應該不大吧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  1. 舊同事一號

    yo~入到o黎啦!你點呀?家下響邊度做?

    你對眼好番晒啦?

    p.s.那天在圖書館,看到一本…可以叫啤牌大全吧?英文的,好像教授不同的啤牌遊戲,但太重,兼無人同我反,所以無借到。你可以去搵下bor~

  2. hinarthur

    喂,一號仔!

    我在灣仔上班呢~ 對眼都老問題了,都睇到野我就當無咩事咁啦。不過下星期去覆診,呵呵

    我到書店老是看不見新的紙牌書,倒是還沒到圖書館搜索過……有機會去看看哈!不過英文書叫《啤牌大全》嗎?不容易找呢……

  3. 舊同事一號

    yo~我響金鐘返工呀~約腳去你屋企玩牌呀~hoho~

    o靚仔,玩o野呀?無留意個書名嘛,自己幫佢老作。XDXD

    我下次去圖書館幫你寫低個名啦,本書超新,應無人借的。不過位於……荃灣圖書館。keke~

    你快D細細聲話我知你到底家下撈咩啦!搞到我非常忐忑呀~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