攀上令人驚惶的神檯

第一天上新班,祕書問我「知道自己要做甚麼嗎?」我說「算知道吧」。
仔細說的話,我是知道自己大概負責甚麼,但不曉得從何入手。

下午,老闆要我明天面試一個人,那是我原本申請的職位,但現在是來協助我的。
我是甚麼呢?
我緊張得要命,因為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,怎可能告訴他他要做甚麼呢?

第二天上班,老闆拿著64頁的場刊,說封面和版面樣式不好,要我把他搞好
我不是designer,對設計一竅不通。
不過公司沒有designer,他一定以為我甚麼都懂。

老婆替我買了一件紫色的襯衫,我怎麼看都肯定是藍色的。
老婆替我買了一件黑色的襯衫,我怎麼看都肯定是藍色的。

第三天上班,老闆要我把草擬好的書在兩岸三地發行和銷售
我不是Marketing,不是Sales,也沒做過Publishing。
不過,公司沒有Marketing,沒有Sales,也沒有Publishing。
老闆一定以為我甚麼都懂。

中午時老闆說「晚上有個晚宴聚會,你一起來看看」。我在會場加班到九點,傻傻地度過四個小時。

比我早兩天來上班的新同事,好像很擔心「這公司不曉得到底是搞甚麼的」。
我還好,工作新鮮得嚇人。
但有幸,我還好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