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時來兮,運氣到!

零九年的九月,過得有點漫長。對於習慣平淡生活的我而言,有點霎那雷雨傾盤淋下的愕然。

月初和小學同學聚舊,得悉回港兩年的友人又要回澳洲了。

全晚眼眨眨,原來眼角膜皺起了。到了三次養和醫院,請了兩天假。

同樣是緊接著,覆診當天就去面試一次新工作,眼上還有黃黃的藥水痕跡。

面試完結回家時,又接到另一間公司約面試。

翌日詐病請半天假,跟負責人面試了兩個多小時。

過兩天,就上新公司簽約。薪水和地點都算滿意,還有過火的職銜和職責,也沒甚麼好抱怨的。

呈辭後一天,公司慣常派月餅禮券。嘻嘻,還算我撈到點便宜才走。

下一日下班,去讓女髮型師薙了個髮。

翌日,打了一場羽毛球。久違了的運動,也害老婆的眼角的微絲血管爆裂。

第二晚回麗港城老家晚飯,稟報兩旬以來的歷驗。

帶著肌肉的酸痛平靜地度過一週。問好上司剩下日子有甚麼工作要做,才婉轉知悉上司已懷七個月身孕。

週末前夕,本來跟上司協議好能夠保證完成工作就讓我請假,結果寫好假紙又不肯批核,氣得我當天決心胡混一天甚麼都不做。之前午飯時間也刻意趕工,還有剩餘的一百多個小時補假,也勢將泡湯!

最後一週的星期初,聽說同部門的另一編輯也呈辭了!加上上司即將放漫長的產假,公司的編輯部可有戲看了,因為剩下的全都是助理編輯,經理不馬上升職及力薪也不行了!

九月最後一天,經理對幾位高層進行appraisal。晚上和太太的舅父們吃飯。

十月一日國慶,悠閒地在家度過。

次日上班,才知道公司發生大地震。前天把三名員工即時解僱,其中兩名還屬高層主管!立時人心惶惶。

週六,刻意用心想去添購一些新衣上新班,結果還是太太收獲比較多。哈哈。

昨天,代表恒生八位舊同事參加婚禮,輕鬆地過了一天。

感覺很漫長的原因,主要是工作轉變。自從去年調動後,沒有David和Gary坐在附近,我上班都很少說話。長時期地每天度過九個小時「隱青式」的生活,一下子面對要重回「正常」社會的轉變,自我產生出缺乏自信的壓力,忽然醒覺自己腦袋的貫通力已然下降,諸如「轉數」啦、應對力、敏感度、臨場反應、適應力等能力,好像都必須重新滴些潤滑機油才能如常運作。

非如此不行!

碰著這家新公司,也算得上是我的福氣。時間上和際遇上皆然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