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茶走到茶酒

到茶餐廳吃飯,常會聽見伙計向廚房大叫奇奇怪怪的名字。明明我點菜時依足菜單上的每個字讀出,他們總會有超短的簡稱取代。帳單上寫的也是簡化得很有趣的神秘符號,即便是現在電腦化後列印的單據,依舊採用他們那套神秘的茶餐符號。

這套「茶餐廳符號學」及「茶餐廳暗語系」的相關學問,我一直接觸得很少。

直到認識內子。

有一天,她說大窩口有一家茶餐廳的「茶走」很棒。那是我第一次聽見「茶走」這飲品,原來是以煉奶取代砂糖和花奶的奶茶。我很驚訝居然有這種飲料,她也很驚訝居然有香港人不認識這東西。

「那為甚麼不寫在菜單上呢?」覺得很好味的我不禁問。

「那……不能甚麼都寫上去吧!難道『可樂走冰』和『雲吞麵走青』統統都寫上去?」

老實說,我能自行從字面上拆解「走青」的意思,已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。但我總覺得「輔加」和「剔除」的輔助性形容,當然不需要寫在菜單上,但「茶走」可不同噢!

原來,誤會就在於我一心想著那是「茶酒」,但原來正確的是「茶走」。

我覺得,改用煉奶來點綴紅茶,元素已不同,而且煉奶的嫩滑和甜密,剛好與紅茶的苦澀和濃香成對比,湊出一種醇厚的實感。把奶茶昇華到一個境界,就像普通的果品發酵後釀成醇酒,美其名曰「茶酒」,彰顯它精妙的調理,歌頌它香甜的瑰麗,實不為過。

發現原來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狗屁之後,茶走的地位馬上降格了。起碼在名字上的確如此。

那為甚麼叫「茶走」呢,原來那是「奶茶飛砂走奶」的簡稱,「砂」當然是指砂糖了。少了點詩意,但那才是香港式的文化吧。

上Google查證時,順道看了一些茶餐廳術語的例子,的確大開眼界,例如「雪車」代表凍咖啡(啡寫成「口丰」,車是「口」和「丰」寫得擠的合體字)、「禮拜五」代表七元(禮拜)五角(五)、「甩色」代表檸水(沒有顏色的檸茶)。

再查一下「茶酒」,沒想到真有其物!北京的「中茶網」就有賣,那是把茶發酵釀成酒,酒精度從8%至16%不等。

枝葉發酵成茶,茶再發酵成酒,真有趣!好想試試看!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