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來!看歌頌革命的憤世。前進!

前陣子六四事件二十週年,香港當然又有許多活動和節目回顧。

有人信誓旦旦相信沒留過一滴血,有人言之鑿鑿描述屠城的細節。

我也聽了許多。多少年來,從香港到國外,不同媒體和角度都有所接觸。體內也逐漸凝聚一種感受,這種感受說不上是立場,因為我只是越加強烈地覺得,政治和歷史都好像宗教一樣的信仰。大家各抒己見,看似百花齊放,其實誰都聽不見別人的聲音。

雖然我和太太的宗教信仰有別,不過對於議事和商討的禮儀信仰,卻頗一致。我們都極討厭破口大罵、打斷別人發言的舉止,更遑論亂丟東西的野蠻行為。

小時候看到韓國和台灣的甚麼議員,每次開會都打架,真的有所瞧不起。可是似乎香港也逐漸向那方向發展。不其然讓人想起,那是東方人的劣根性嗎?

本身對政治不太關心的我,在國外時倒時有心多留意香港發生的事。回港後,反而又感到很不屑去看潑婦罵街式的「爭取」。

村上春樹在耶路撒冷獲獎時的發言中,表示如果一顆卵要撞向一幅高牆,他永遠都會站在卵那一邊。

我想一想,原來我倒不一定……。甚至乎可能站在高牆那一邊,那可能是個超過小我的大我嘛……。

可能是年少時多讀三國曹操吧。

或者是我覺得,世事不一定都那麼絕對。

沒有那種強硬的執著,大概也是令我無法寫出出色文學的原因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