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牙膏擠出聲音

電視對於我和太太而言,就像上世紀需要擠前擠後的牙膏。

我集中力弱,只要有廣東話的聲音發出,無論是說話或是粵語流行曲,我都會很難專注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上。尤其是播放無線電視的劇集,更會讓我心煩氣燥。

太太比較難耐孤單,總愛打開電視或播放音樂,即使是看書這項我認為需要高度集中力的活動也一樣。尤其是,我整天對著電腦丟下她不管的時候……。

不過,在我打電動和看劇情緊湊的電影時,又恰恰反過來,完全聽不見外間對我說的話。最糟糕的一次,是因此而不曉得媽媽給我的三千元放在哪裏。也可幸的是,利用這一點而讓我安然度過裝牙套的痛苦一星期。

有些聲音,還是會令太太很抗拒,例如鄰座那位患有精神病的婦人連續幾小時不停地破喉大罵。那會讓太太煩燥不安,倒是對我而言聲源較遠,渾然不覺她存在。

太太每每彈琴,都怕會嘈到鄰里,我明白那是童年陰影的關係。以前她會問我會否嘈到我,現在索性問我會否嘈到鄰居,大概是發現我耳垢多常會弱聽吧。其實鋼琴再大聲,也不及人聲的悄悄聲。

太太的低音喇叭也會讓我心緒不靈。調低一點,她嫌樂曲太飄;調高一點,我的背又開始燥熱。

我們是對聲音特別敏感嗎?天曉得。總之缺乏自信的她話音總是較小,偏偏撞上老是要花許多時間清理耳垢的弱聽老公。

我們這一代,大概已沒有人會因為牙膏而爭執。因為調子老了,都不好意思執意拘泥。我們從物質的的層面,轉到心靈的寫意問題,其實轉不出那回事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