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目

近日因為流感的事宜,常會聽見「隔離」這個詞彙。

世衛稱,「隔離」是流感期的「正常程序」。

隔離在發生問題的維景酒店,還屬於理所當然的處理手法。但一想到遷移到麥理浩度假村,就馬上讓我想起《盲目》這本小說。

這是一本很特別的小說,寫人性的描述很凌厲,好像有一隻弓著五指的爪在皮膚上拖下去。閱罷並不特別覺得好看,好像沒有寫到甚麼分外了不起的點子。但那種氛圍卻在微縫間滲著縈繞不去的痕跡,當今這種發生在現實的隔離措施,猛地就掀起世界末日般崩潰的意象。

作者Jose Saramago表示,《盲目》中的盲只是比喻……。

想起來,這個比喻也真的很寬宏而震撼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