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荷難哉

大概有一年的時間,每天從公司下班回家,都會在荷蘭街下車,因為這裏是紅色小巴的終點站。

起初搬到西環,總愛把荷蘭的「蘭」讀成不轉調的低平聲(粵音第四聲),覺得那才是正讀音。

前天,從旅行九天的荷蘭回港。

有很多事情想寫下來,但好像年歲添了一點的關係,寫的方式和對待事情的態度都不受控地不得不變更一下。畢竟,心態和視野不同了,記事的方式也隨之轉變。我和太太努力在旅行的每晚都盡力摘下一點一滴,但幾天後居然不約而同地好像沒汽油的車那樣無聲地停下來。

想寫,我們都想。很多事情都大開眼界。

但就是覺得好像被時間遺棄,已經無法跑贏它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