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輪到思考遊戲計分的理論

花了約一星期,終於把計分系統的介面結構做好。接下來就是寫入數據庫的方式,所以,必須又回到整個數據結構的層面思考。

層次越宏觀,處理的問題就越哲學性。稍微一想起那種「好像還差一點點才駕馭得到」的感覺時,有時候就會聽見心噗噗噗噗地敲撞的聲音。

複雜的問題,不切實地寫下來的話,實在無法好好的消化。那是我發現處理複雜問題的一個效果不錯的方法。一邊打出來,就強迫著要整理。結果在網誌上整理出來的文章,其實並不是反省的結果,而是更接近煮食後沾在廚房天花板上副作用似的油漬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