凍凍凍凍!

不得了!連打字都硬綁綁的靈活不起來。不過老是想著數字,也想刻意讓自己寫寫生活逸事。

最近是冷得要命,到底是幾度還是十幾度,雖然是看了香港早晨的報導,但記起來和沒注意都沒差別。總之前一晚太座說會冷,我第二天就拼命穿上最強組合。只是她說我的最強組合都沒用,手腳還是發冰。

有一晚我穿著襪子裹著頸巾跑進被窩,還在裏頭抖個半天說冷,老婆說我吵得要死要活的,把自己的赤腳碰我的穿襪腳丫,沒想到我真的比她冷好多。是氣不順?誰知道。礙於我的異稟,那天後每晚就把小型暖氣吹進被窩裏。

那麼冷,真的甚麼都不想做。就想整天躲在被窩裏……冬眠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