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肆〉實例─幽默

幽默,是個外文的譯詞。沒辨法,中文裡好難找到一個形容詞可以跟它同義。要說「風趣」,略嫌輕浮;要說「機智」,又帶狡猾而嚴肅。中國人認真的傳統,反而抑壓了幽默。好像惹人發笑變成可恥而低俗的小丑把戲,於是都賣力演好瀟灑倜儻的模子。

其實論幽默,可說是笑話中的最高境界。演譯笑話,多做觀察模仿和實習,自能成高手。創作笑話,多作思考想像組織和排列,有幸的亦可出佳作。除非幽默,就在對話之中,一邊聆聽的同時,作用所有想像組織和判斷,即時演譯別出心裁的角度,表演出幽默的笑話。

要達到這個境界,沒有捷徑。除了其他種類中的小技法外,只有靠一顆心,一顆樂觀的心。只有樂觀的心,才能跳出框框,從忘我的角度,抓住艷麗的材料,烹出輕鬆的幽默。

美國里根總統訪問加拿大時,在一座城市發表演說。

在演說過程中,有一群舉行反美示威的人不時打斷他的演說,明顯地顯示出反美情緒。里根是作為客人到加拿大訪問的,作為加拿大的總理,皮埃爾‧特魯多對這種無理的舉動感到非常尷尬。面對這種困境,里根反而面帶笑容地對他說:「這種情況在美國是經常發生的。我想這些人一定是特意從美國來到貴國的,他們想要使我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。」

驚慌、尷尬、害羞,都是令人無法思考的障礙。能夠從這種狀態中,冷靜分析困窘,還能抽身站在別樹一格的視角觀察,作出幽默有風度的評語,可說是機智與幽默的佼佼者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