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肆〉實例─文字

說到笑話,可說十之有九就以對話形式來表達。就是因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橋樑,就幾乎都是對話。擺脫文言縐縐而踏出了我手寫我口的新世紀後,就連書信也口語化地活像在對話。漸漸地,說話的人都把說話的字忘記了,說的話也快不能代表話裡的原有意思。文字越來越被扭歪,而把話說得多,也把字看得輕了。

可幸還有人,愛字。將文字或簡單的符號書在紙張上,明白它們的有限性,卻反推出有限中的極致。其實用心想,一段對話,你用五秒說了一句,我通常就在這五秒內,同時做了聆聽、記憶、思考、判斷、組織、準備表達,這些起碼的步驟,然後輪到我用五秒來複核記憶和表達的時候,你又在做聆聽、記憶等事情。而看看文字製作的時間,可能用五分鐘的時間,才免強把一句十個子的句子雕琢好,用的心思、詞彙、思考、審核,相比之下是多麼的仔細。

文字式笑話,特點在於它們創作的細膩。幾乎是一兩句就有一個Punch Line,綿密出擊。另外偶帶含蓄,不細嚼便不知其味的會心一笑的話,對話式的表達便不利於留有空白的時間讓欣賞者思考。這類作品的確不多,確實世上很少人會寫字比說話多,少了琢磨,自然少有佳作。

親愛的兒子:
我這封信拖那麼久寫那麼慢,是因為知道你讀字不快。
我們已經搬家了,地址沒改,因為搬家時順便把門牌也帶來了。
這禮拜下了兩次雨,第一次下了三天,第二次下了四天。
你阿姨說你要我寄去的那件外套,因為郵寄時會超重,所以我們把釦子剪下來,放在那件外套的口袋裡。
你姊姊今天早上生了,因為我還不知道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,所以還不曉得你要當阿姨還是舅舅。
最近沒什麼事,我會再寫信給你。

媽媽 
(P.S.本來要寄錢給你,可是信封已經黏好了,只好等下一次)

媽媽笨嗎?不笨。能笨得那麼徹底,很難。這該是大智若愚的幽默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