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參〉演說者─笑話剖析─忌語

不要以為把重點說到了,在篇幅不長的條件下,就可肆無忌憚地任意妄為。其實笑話中經常存在著忌語,是不可說出口的。所謂的忌語,不是指粗言穢語,而是那些可能會讓欣賞者猜到Punchline的字詞。忌語的性質有點像輔屬的Punchline,它不像Punchline那樣有威力,但卻很容易為扯走思路的欣賞者搭上橋樑,讓他們有舉一反三猜到結局的危機。從轉捩開始,就是忌語最容易衝口而出的時候。有些笑話,忌語本身就是一個關鍵字,不得不題。這種時候,就必須盡可能把忌語的出場序壓得越後越好,最好是能夠用同一句句子,以忌語在先Punchline在後的形式,連成一句總Punchline,就可兩全其美。

公車上有兩對母子,兩個母親都在餵養幼兒啜食母奶。
可是其中一個小孩卻不耐煩地跟他母親鬧著:
「媽!我不要喝你的,我要喝他喝的那種。」
母親可惱他這麼沒教養,劈頭就罵孩子:
「笨!那還不是一樣的東西,不要那麼沒水準。」
「不同啊!整天喝你的,我偶爾也要喝喝那黑人小孩喝的巧克力奶。」

忌語就是黑人。大可開宗明義就說「公車上有一對白人母子和一對黑人母子」,但這個清晰的概念過早灌入欣賞者的腦中,頭腦靈通的欣賞者可能很快就會比較出兩者的差異,從而猜到結局。相反,把黑人的概念壓到最後,就連曾經聽過笑話的欣賞者,也會迷惑故事是否就是自己曾聽過的同一個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