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參〉演說者─笑話剖析─結構

笑話的篇幅不適宜冗長,因為笑話的精華在於瞬那間爆發出的意外,關於角色的上一代恩怨或前生來世的遭遇,大可留在你有興趣寫小說的時候再贅述了。簡短的篇幅為之理想,但須留意修短後會否遺漏有影響力的字句。通常一個笑話的組成部份,先由背景交代開始,然後鋪設伏線輕描淡寫浮出轉捩點,再暗暗導引欣賞者深刻印鑿常理的思想路向,最後用猛火爆出致命的Punchline。這幾個步驟實為笑話的最基本元素,次序亦不可任意混亂,正如造文章中的「起承轉合」是鐵一般的定律一樣。當然,我也遇過只有兩句說話的笑話,雖然短,但仍有這四步足跡可尋,且硬要加點詳述也嫌累贅的恰到好處。總而言之,笑話沒有固定的長短限制,只是必須切記,短的不要遺漏重點,長的卻要有把握牽引住欣賞者追蹤的興趣。

顧客打電話到PIZZA店叫外賣,
店員問:「PIZZA要切成六塊還是八塊?」
顧客說:「六塊好了,八塊太多了我怕吃不下…」
三個兒時玩伴,長大後分別當上喇嘛、和尚、和牧師。一天,他們相約到小時候時常一起玩的湖中划船。談起各自的近況時,喇嘛忽然說﹕「我有一張跟達賴喇嘛一起的照片,我去拿給你們看。」倏地躍起,在水上施展蜻蝏點水回岸上去取照片,再以同一招式飄回船上。牧師不禁暗叫﹕「久不見面﹐想不到他已練得如此神技。」不一會,和尚也說﹕「我也有一張跟星雲大師的合照,也給你們看看。」說罷便一縱身,使一招淩波微步踏水而過,旋即奪照而返。牧師心想﹕「兩人都練得一身武藝﹐並炫了一番各自的大宗和自己的經歷﹐自己也不能丟了上帝的臉。」於是亦不示弱:「說起來,我也有一張跟教宗約望聖保路大教堂教主的合照,也來給你們欣賞一下。」然後口中喃唸禱文,畫了十字架,也是一縱上水,可是卻扑桶一聲直沉入湖。於是他上來再試一次,還是失敗。接連幾次,還是一樣。只聽得喇嘛小聲跟和尚說:「我們要告訴他石頭的位置嗎?」

上面一短一長的笑話,各自結構嚴格。短的只有三句:一句話交代背景,一句轉捩句,一句就是Punchline。長的三百來字的篇幅,第一段交代背景,再用喇嘛與和尚的「神技」為轉捩,舖一段絕望的掙扎,才解一句旁觀冷酷的Punchline。長短各自精彩,也恰到好處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