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參〉演說者─技巧拿捏─投入

要欣賞者投入笑話,就必先讓演說者本身融入笑話的演譯。一個普通的笑話,通常都分為旁白和起碼兩人以上的對話。這樣演說者就必須以一人獨腳演譯三個或以上的角色。唸旁白比較簡單,只要清楚簡潔即可。最須琢磨的是幾個人物穿插的對話。應該盡量能做到每個單獨的人物,都有其獨立而明顯易辨的神情、語調、心態、和思路。表達他們的說話時,就默想著當事人的心境,或模仿著演說者心目中認為這種人典型的舉止。演譯對話時當然就要快速地切換身份並即時投入角色,才能帶動欣賞者走入笑話的意境。

一個德國人、法國人、和俄國人聚在一起談論「快樂」的定義。
德國人鬆一鬆領帶說:「快樂就是你在辛苦地工作完一天回家後,伴著櫃子的花生和冰箱的啤酒,躺在自己舒服的真皮沙發上,喝采著當晚精彩的球賽。」
法國人陶醉得出神地說:「快樂是你在星期六的夜晚,與心儀已久的金髮美女,單獨在對海的別墅,喝過上等紅酒吃過燭光晚餐,然後播著抒情音樂,共度浪漫良宵。」
俄國人說了:「真正的快樂,是在寧靜的深夜裡,你睡得正香甜之際,突然聽到急促的敲門聲,你穿著拖鞋一邊罵一邊走到大門前,打開門一看,一群秘密警察拿著槍指著你說:『格拉吉夫!你被補了!無謂再作無謂的反抗。你有權保持緘默,但你說的一切將來有可能作為呈堂證供。立即放下所有武器,跟我們回去!』你呆在那邊一陣,然後告訴他們:「格拉吉夫住在隔壁!」

表現德國人時,就是一副下了班,鬆一口氣,把擔子和壓力都卸下的自在感,無拘無束。表現法國人時,一副留長髮的不羈浪子,色迷迷地遐想著夢中情人模特兒般的身材,繾綣纏綿的激情。表現俄國人時,想像一身穿著米奇老鼠睡衣,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走下樓梯。然後從敲門聲開始,把語調從寧靜急轉到急速壓迫的描述,湧進危機並帶來威脅感。盡力把描述遠離快樂的定義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