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參〉演說者─技巧拿捏─視覺

雖說笑話的演譯一般著重於對白式的言語表達,但要是演說者能夠做出合適的眼神、表情、動作等肢體語言來配合角色的話,就能把印象更深刻地投影在欣賞者的意識裡。當然,並不是每個笑話都能加上動作,這時候就必須倚靠表情。因為笑話十之有九都有對話。在自然的對話中,人是必定會有相附的表情流露在臉上。抓住這個人之常情的技巧,才可把笑話演譯得更傳神。所以說,言語表達的內容只能算成劇本似的骨幹,而神情的控制才是昇華演說效果的靈魂。

孫中山先生小學時上中文課,老師古板地朗讀著八股文,他無聊地偷偷和鄰座的同學講話。突然,他發覺老師正兇惡的看著他。他心想:「天啊!我死定了!全能的天神請救救我吧!」
這時,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別人看不見的光柱照著小孫,並傳來一把聲音跟他說:「還沒死定,趕快拿起桌上的橡皮擦丟老師!」
小孫不加思索,立刻照神的吩咐做。用盡吃奶力氣把橡皮擦丟向老師。
老師吃驚的愣了一下,然後怒氣沖沖拿起藤條走下講台。
那個聲音又說了:「吶!現在你才真的死定了!」

這種笑話,幾乎可以完全用第一身表達,因為重點全放在主角一人身上。從老師發現時帶來的驚慌與徬徨,然後「神交」帶來的意外和絕處逢生的希望,變化幾乎全都發生在主角的內心,無法用言語來表達,更談不上動作。表情和「神」的語調,就是唯一的武器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