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參〉演說者─選擇聽眾─性格(信仰)

世界變得再快,卻永不會滅絕盡思想守舊、冥頑不靈的人。這要小心觀察欣賞者的頑固方向,某些笑話可能觸及大逆不道、猥瑣嘔心的區域,當然盡可能與這類人少說笑為妙,萬一翻個倒頭栽,逗不得笑時反激得一對橫眉冷眼,令演說者被鄙視成卑微輕浮之輩,那就得不償失了。找欣賞者,最適宜跟思想開通、百無禁忌的人。不怕咀咒、不信鬼神,講甚麼都可當聽過就算的,才算是最受歡迎的欣賞者。要是演說時要畏首畏尾,避開某些字詞不能用(包括粗言穢語),就很難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有個女孩向神父告解她所犯的罪………
女孩:神父,我有罪。
神父:孩子,妳犯了什麼罪呢﹖
女孩:昨天,我罵了某個男人一句:「你這個狗娘養的!」
神父:為什麼﹖他對妳做了什麼嗎﹖
女孩:他……他摸我的胸部。
神父:妳是說像這樣子嗎﹖(神父伸手摸女孩的胸部)
女孩:(因為神父的舉動而有一些害羞)嗯……是的。
神父:只是這樣子的話妳沒有理由罵他啊。
女孩:但是,他還把我的衣服脫掉……
神父:妳是說像這樣子嗎﹖(神父動手脫掉女孩的衣服)
女孩:是的,他就是這樣做沒錯。
神父:可是這樣子妳還是沒有理由罵他啊。
女孩:然後他……把他的……那個……放到我的……那個……裡面……
神父:(奸笑)哦,難道妳說的是像這樣子嗎﹖(神父和女孩就那個那個了)
女孩:(數分鐘後)喔……是的……他就是這樣子對我………
神父:吁!吁!我親愛的孩子,就算是這樣,這還不至於要用那個字罵他呀!
女孩:可是他有愛滋病呀!!
神父:甚麼?那個狗娘養的!

牽涉到性、宗教、粗言穢語的話題,經常就是最敏感的話題,且大家都最為各持己見。若聽眾固執地認為你有任何一點是絕對不應該侵犯的領域,他們會嚴肅地把心扉關閉起來,笑話也就失去樂趣。要是演說者免強把字眼含糊更改,譬如用「他說了一句髒話來罵人」來代替「狗娘養的」,就不夠坦蕩蕩地傳神,而變得畏首畏尾地懦怯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