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參〉演說者─選擇聽眾─民族(語言)

文化背景不同,就會有不同的風俗習性。譬如牽扯到當地歷史、或地方慣用語等事情時,異族者好難投入欣賞。就像對外國人說毛澤東、宋江、和嫦娥串連一起的笑話,大概必須花比笑話長好幾倍的歷史講課,把對方都聽悶了才免強聽得懂其中的基本架構。在語言上,很多笑話也利用了方言中的特別字眼或雙關字詞。對這種非母語的拿捏必須比較小心。演說者表達非母語已是一重障礙,欣賞者吸收非母語又增一重障礙,欣賞者對非母語的熟悉又可能會因貧乏而未能悟到笑話的妙處,到頭來或許又費了時間,又失落了祈盼。

一個外國人在買電影票時排在一個中學女生後面, 售票小姐因為不太會說英文,就請求站在前面的女學生告訴後面的外國人說:「現在只剩站票,問他要不要買。」女學生就對外國人說,「No seat, you see no see? if see, stand see.」 (沒位子了,你看不看?如果要看,就站著看)外國人聽完後,對女學生說:「Sorry, I don’t understand your English.」 於是女學生就翻譯給售票小姐說:「他說他不懂英文!」

女學生那段半咸不淡的英文,可謂中外人士都會愕然?頭,十之八九都須在演說者流暢地說完那句英文後,再用慢版單句隻字地重複一次。可要是聽眾認為那句英文翻譯得完美準確的話,最後外國人說聽不懂就變得沒意義了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