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有說有笑》〈貳〉欣賞者

笑話有人說,也必須有人肯聽,才可作用這場交易。作為享受的欣賞者一方,也有成為一個受歡迎的欣賞者其中的學問。學問當然不比演說者煩雜艱深,粗陋來說就是聆聽的禮儀。掌握好這種技巧,旁人才不吝演說,也教初出茅廬的小犢勇敢獻醜,這樣就連漏網之魚也盡收甕中

視線
─欣賞者的反應,最直接投影在眼神上。究竟是納悶、好奇、疑惑,很快就不打自招。不過不用刻意表現有興趣的表情,反正表演的人不是自己,只要用心投入即可。這裡介紹兩個簡便捷徑,方便欣賞者更快投入別人演說的故事。當演說者作背景交代或客觀形容時,欣賞者不必死眼瞪著演說者,而可將視線放在虛空中,用耳聆聽,思維跟著演說者的緩急,把意念飄遊到默想中漸生成形的時空去。然後當演說者結了場景敘述,輪到角色的次第對答時,欣賞者定必要看著演說者。這時候可謂是笑話的起伏期,也是演說者施展渾身解數的關鍵時刻。一個準備充足的演說者,一舉手一投足都經過細密分析,演譯出來的神情舉止,就是欣賞者欣賞享受的最妙之處

中斷
─打斷別人的講話,本來就是不禮貌的行為,就算雙方正在進行激辯也是如此。可況是笑話,整個架構講求一氣呵成,間斷演譯令雙方都不容易投入。演說者要是一再被欣賞者非必要地打斷,就會覺得不被重視而沮喪,演說者只要有任何負面的情緒存在,自然很難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很多時候演說者就會選擇轉開話題,試圖保留珍貴的笑話到下一次更適合的場所和心情時再釋數演譯。這時候欣賞者盡管察覺不對勁,也不必追根究底軟硬兼施地要求演說者再行演說。別人要說時你要打斷,別人不說時你卻要迫供,這樣做只會徒令演說者的心更冷卻而已。只需暗自反省則可,演說者見諒後,必會再找適當時機賣力演說。

舉薦
─人與人相處日深,自會察覺身邊臥虎藏龍的笑話高手。有時興之所至,希望錦上添花,就會想到邀請在場認識的高手即席演說一番。其實這樣做是相當不恰當的行為。需知自己興致勃勃,但又怎能知曉演說者是否心事重重、或者早覺納悶而急欲離席。這樣只會讓演說者處於兩難的尷尬局面:要說,又覺沒心情沒時機沒準備;不說,似乎又掃了大顆兒的興。於是只好選個演說者覺得時機不太恰當的笑話充充場面,結果欣賞者得不到貼心的享受,演說者失了面子也減了信心。其實演說者要是感覺到有全面的把握,自然會乘虛出擊,要是舉薦者覺得時機成熟,不妨自作演說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