宿近山 與小為鄰

前天起床,拿着圓筒形的小蝦乾糧到陽台去準備餵龜。打開玻璃門踏出沙磚上時,有件物件掃過髮梢,黏稠稠地跌在沙磚地上。原來是一隻黑身白斑點的細小壁虎。牠驚恐地四處亂爬,身手頗敏捷,但抱歉的是陽台小得很,牠又急着藏身,無意爬上牆,好不容易溜到垃圾鏟的背影下,才偷偷地喘著氣。
 
搬到新家後,上起床時對着American Standard的盥洗盤準備刷牙前,總會看到兩、三隻孑孓在磁盤上匍匐學飛。我總會推開水源,用手把水導引到孑孓的上游,讓山洪嘩啦嘩啦地沖走蟲兒。
 
最近幾天,早上都沒看到小飛蟲在學飛了。我季節改變了嗎?還是我賴床太久錯過了?
 
前天因為晚上去吃火鍋,那些菜肉分外黏牙,留在口腔內萬感不適服,回家後便馬上去刷牙。沒想到又碰上小蟲學飛的課堂。兩隻細小的蟲子急躁地扭曲着身軀,翅膀想撐起來,但神經好像無法好好傳達,只能不自然地在同一個位置翻滾。我打開水源,好像有一份熟悉的親切感,要把小蟲兒沖進漩渦內,就似是一場祝福。忽然覺得牠們本來就該以脆弱的軀體,每天在同一個時份等候我來刷牙。
 
嗯,最近肉吃多了,不過應該跟殘暴無關!
 
晚上用電腦的時候,廳內開始有飛蟲飄游。牠們的飛行動作頗慢,但因為個子太細小,一下子就找不到蹤影。我桌上已放了一把電蚊拍,久不久就神經兮兮地拿起來揮動,但從來都沒擊中任何東西。也有可能是電蚊拍的網隙太大,穿過了小飛蟲也說不定。
 
有時候在看京奧羽毛球比賽時,就隨手拿起來揮動。那是它至今為止最有用的時候了。
 
內子在摺枱上切蟹柳絲和火腿絲,準備做日式涼麵。呀!小蚊飛到蟹柳上了!內子嚷道。收拾了。真是個以柔制剛的時代,蟹柳太香了嗎?還不都是剛從超市買來的急凍食物,哪兒來的香味呢?嘩!內子又喊到。又一隻在生菜上了!
 
我收起電蚊拍。嗯,沒錯。因為林丹已經擲金了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