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灰吸氧

擱筆的日子,算來已一年半有多,比我持續寫blog的一年零三個月還多。

一年半前,想去寫一點新的東西,不想被寫blog成為負擔,好想在而立之年以前完成一些甚麼。而且持續着去寫,也逐漸讓我的御文較流暢。

結果決定擱筆後,連屁都未放一個,才一個月緣份就來敲門了,然後就傻呼呼地開始一頭栽進去專心拍拖。

到現在,圓滿新婚。踏在厚實的地表上,很多不習慣,也有很多甜蜜,腦袋總是轉不過來。畢竟,現實對我而言的確相當陌生。究竟需要多久才適應,我的腦袋還沒有踏實到可以理出個答案來。

不過,結果一定是樂觀的。

結果一定要樂觀的。

擱筆對我最大的壞處,是缺了一個發洩的出口,且令我記憶力和觀察力明顯下降,其次才是控字的生疏之憾。一支筆,可以很有效地平衡我的負面情緒。擁有平靜的心理狀態,對處理各種事情都輕鬆得多。對生活的瑣碎記憶和觀察,雖然只是日常的點滴,但在枯燥的呆板苦幹上,起碼能感覺自己還算不上是在行屍走肉。說到行文,現在這廖廖數字,自感寫得實在不暢順。空揹着個編輯銜頭,文字倒是退步不少,可真諷刺得要命。
 
很想重拾日誌。
 
人,生於撇和捺。

嗅不到筆墨,不安得彷彿感到窒息。

正如,人之中的一撇和一捺之間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