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藝研討

中午跟同事下圍棋,要不是大家都完全沒接觸過的話,我這個只有不足十局經驗的人也當不了指導師。我同時跟Daisy和David下九乘九的小棋盤,幸虧兩人的作風節奏南轅北轍,我免強算是輸不下來。應該再過兩天我就會撐不了……哈哈哈。

圍棋有多好玩我也說不上來,只是它對我來說,仍是一個新遊戲,所以還是很有趣的。
 
忽然得知Marco要出長期的遠差,感覺好像橋牌桌短了一腳。雖然最近都很少玩了,不過真有點若有所失。
 
晚上隨從上司去跟作者們吃飯。其實過程也真滑稽。
 
老闆:「不如來說一下講座的內容。大家心目中有沒有甚麼題材打算涵蓋?」
「……」雅雀無聲。大家努力舉杯飲茶,裝作思考的樣子。
 
老闆:「除了講座呢,今天還有第二件事情想商討的。就是稿件的問題。好像交稿都有點兒……跟不上進度呀……」

作者們哼哼哈哈,你看我我看你。「聖誕假期啦,會趕出來的了。哼哼。哈哈哈哈。」

編輯:「你們有沒有遇到甚麼困難呢?」

「哦!就是就是!有些問題我也想帶出來大家討論討論的……。」問題確實是有,可是感覺就像老師沒有給予學生確切的指引,學生就一頭霧水不曉得轉寰了。我聽着聽着,總覺得有些問題應該自己解決才對呀。我一直會想到學生時代被老師催交功課的事情,進入社會還是一樣的模式在運作。大家都只求討一個交代,我也絕不會看不順眼,反正世界就是這樣子了。呷了酒的海盜王,醉的是別人還是自己呢?自己一定無法辨別。不過醉的是誰也並不十分重要,他只要能陶醉在自我之中就足夠了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