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重繁忙

Gary又在公司發表無聊的話題,真的是無聊透頂的想法。要是他真的會付諸實行的話,大概可以有更不平凡的人生吧。不過我也很是一個光說不練的傢伙。反正我很喜歡聽他的無聊想法哪,這樣子慢慢老去也並不是甚麼難事。不設實際事情了實在有它的魅力。

姐姐說她重了,我也去秤一秤,沒想到我重了六磅。算不上驚訝,只覺得好好笑。反正減磅對我來說不會太困難。不過捧着圓球似的肚皮,就覺得吃得有點過份了。還想好好做一下運動,不過吃得太深,更易有昏睡感,現在又想躺下去了……

爸爸從廣西回來,說了一些有關苗圃和高中的事情。又讓我想起電影《高三》,而且聽着聽着又會想流淚。人真是脆弱啊,而且是莫名其妙地活在脆弱之中。

忽然又被編輯叫去出席星期一的晚飯局,還打算去牛棚看前進進的嘛。嗯,試試看去買星期六的票吧。

這麼一來,趕在星期二前買禮物的時間就只剩下星期六和日的前半天了。真傷腦筋啊。

一句「喂,打橋牌啦」,然後「哦,好」,幾乎就這麼簡單地答應了。我大概真的讓自己活在一個很簡單的世界裏吧。繁瑣的客套能夠避免的話,我會覺得很是祥和親切的舒適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