葫蘆裏的歌

又經過星光大道,那裏剛好有表演,是一隊叫MatchBox的樂隊,兩個彈插電木吉他的男生,和一個沒持樂器的女生。後面放了一組band鼓,但位置卻是空的。其中一位彈吉他的男生開始說話,他說因為有多出的時間,所以先玩一首沒準備演出的,當作熱身。

我和不同的二十多個人一起,站着聆聽了兩、三首。現場的表演就是有一種不同的味道。而且他們非常年輕,縱使有點怯怯的不自然感覺,但就是有一種燒得火熊熊的熱誠,能夠有都市森林中放煙花的燦爛。
 
走向電影中心的方向,百無聊賴地經過廟街,被其中一檔小篷蓋着的表演吸引。那是大眾粵劇團的表演,一男一女在對唱,胸口夾着無線米高峰,邊唱邊打着走着粵劇的步伐和手勢。側面坐着五、六個高齡樂師正奏着熟練的旋律。

「一呀呀葉──輕呀走呀呀呀呀去,人隔──萬重──山,鳥南飛……」

沒想到,居然在唱幾乎是我唯一哼得出來的粵劇歌詞。忍不住駐足了很久。

回程時,留意到附近還有別的攤檔,可是他們握着米高峰的姿態,十足在唱卡拉OK的感覺。

還是走回大眾粵劇團那裏,這時只有女的在獨唱,用的卻不是剛才的子喉,而變成反串的低沉平喉。一樣駕御得恰到好處。
 
粵曲對我來說,實有點太慢和太造作了。流行曲對我來說,節奏又太快太久耐性。我想我真正喜歡的,應該是戲曲。那是甚麼東西?那在香港來說,幾乎是稱不上有專門類別的少數吧。要舉一點例子,應該是像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、《夜半歌聲》、《雪狼湖》、《如果‧愛》裏面的歌。不過這些例子還只是比較接近我心目中的戲曲程度而已,真正在我心目中理想的粵語戲曲,應該算是我還沒有遇見到吧。我對音樂的一竅不通,偶爾會多少讓我感到一點遺憾。不過這點遺憾或許讓我和世俗拉近一點距離。還是別太貪心的好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