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請假紙是這樣填的

一走進辦公室,就看見一隻比我拇指還大的褐色蟑螂,伏在我電腦主機前的地氈上。

「那是不是Arthur的寵物啊?」班長冷靜地說。

「文文!文文!快別亂跑!」我伸出手並湊上前,可是還是沒法把牠抱起。

玲姐把一整份好像是頭條日報的報紙鋪在蟑螂上面,然後用力踩下去。雙手小心地抓取剛才蟑螂伏着的位置,抓起後看見蟑螂居然向前爬了幾步。原來牠還活着呢。不過以香港的蟑螂來說,牠的動作也實在太慢了,一定是撐得太飽所以爬不動吧。

要是Gary不是放假到北京旅行的話,我大概會以為那一動不動的東西又是他帶來的收藏品吧,說不定我就真的若無其事地抱起來哦。說起來也該算萬幸。沒想到玲姐也聯想到我們偉大收藏家的怪癖。
 
午飯時與大胃下了半局中國象棋。他說給他兩個星期苦練,然後再戰……。對我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了。

面紙給我們上Excel的教學課。她的聲音除了說鬼故事以外,教學也是不錯的。只是成人班還可,中學生的話就一定有人會睡着。
 
匆匆忙忙下,請了下星期一和二的假去澳門兩天。

「你這樣不行呀!」前幾天和Auntie吃飯時她說,「連自己有多少天年假都不曉得!」

「可是知道也沒用呀,我都沒想到請假要做甚麼。有時週末反而無聊得發慌呢。」

「唉唉唉,不行啦不行啦。你就該去好好玩一玩嘛。」

其實我真的沒有好想去旅行或去玩的心,剛巧被邀請了,又剛巧聽了Auntie的一席話,不如去走走吧。
 
旅行到底要準備甚麼?我可一竅不通。喂!明天是有茶會麼?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