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藝交流

原本約好今晚去K歌的,但因為有人忘了,所以也不妨延期。確切日期嘛,天曉得,聽說是十二月吧。也不頼,乾脆當成歲晚活動。

午餐時,面紙也來打紙牌。今天人特別少,只有雛菊、大胃、面紙和我四個人而已。不過這才讓比較清楚地聽到面紙的聲音。語調好特別的說話方式,無論如何都好像在用同一種心情來說話。聽她說「麻煩你可不可以……」和「哈,你這個賤人呀」都居然能用同樣的平淡調氣來表達,就連快慢和旋律都好像預先設計好的模子一樣,平穩地完成帶出句子的動作,反而冷得有點神秘。

「聽起來好像說鬼故的DJ呀。」大胃說。

面紙也不客氣地說她剛好有一個鬼故事喲。於是我們扔下紙牌,連靜儀和玲姐都湊過來,專心地聽着那個發生在泰國酒店的故事。
 
又是個忙得難以形容的下午。我在打着文章,大胃忙裏偷閒地瞄一眼我的熒幕,於是我說:「下一句寫甚麼好?」

「哦……唔……」

於是連雛菊一起,胡亂地續寫了下面的東西出來:
 

如廁驚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陳伯 謝叔 林嬸
空氣只剩下一遍白皚皚的朦朧。陌生得讓人感到寒冷。男孩慢慢走到跟前,對我露出微笑。微笑中帶點憂鬱,它按摩了我的心靈。他突然脫下褲子,去了洗手間並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音…
 
小白兔很害怕,牠慢慢走近洗手間,忽然…砰的一聲,男孩奔跑出來!當兔子回過神來,男孩已由家門跑了出去。小白兔不敢跟着男孩,只好偷偷地走進洗手間,發現……
 
偌大的洗手間蕩漾着與平日不同的氣氛,小白兔一步一步的走進洗手間,眼前出現的不再是平日熟悉的洗手間,小白兔不懂怎樣說,這個洗手間不是這樣!為甚麼?為甚麼???為甚麼不沖廁所而不顧而去?
正Bull Shit!!
 

簡單來說,灰底是陳伯寫的,黃底是謝叔,藍底是林嬸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  1. (MSN)Evan

    真心覺得你和你的朋友們都很本事, 什麼按摩了我的心靈, 再是平日熟悉的 可能是很很很很簡單的句子, 不過我自己就寫不出這種小說味的句子, 我只會" 讓我覺得舒服點" 和" 覺得有點不一樣的"

  2. hinarthur

    哈哈,讓寫的人知道的話,一定笑死佢!
    他們剛剛看完我的blog裏那些「最近看完的書」的介紹,其中我對《鏡中之鏡》的形容為「很喜歡思維被它按摩」,同事為此形容笑了很久……
     
    強行把你的讚賞獨攬上身,真不好意思~ 呵呵呵呵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