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舒小慧

最近的橋局少了點頻密呀,沒辦法,天下橋腳不好找。

不過對我來說,把一個網站翻爛了,又把半本台灣高手的著作硬啃,也是個瓶頸的位置了。

瓶頸來自兩項,一個外在,一個內在。

外在的話,要是無法打出八個人的Duplicate Bridge,就好難再往上體味等值的競爭性。這當然是異想天開了,現在連四個人都湊不足,哪來八個人呢……

內在的話,似乎我並無法完全地用極速記好需要記憶的牌情。看了很多很多牌例,大致上叫牌和出牌的分析都已掌握。可是無法完全華麗地圖像化所有資訊,好像想到了這裏時,那裏的資訊又跑到記憶邊緣以外了,這就像千辛萬苦學會了狩獵的技巧和要點,才發現原來香港是不能打獵的呀。一般無奈。

想找點記憶方法的資料,Gary明明有一本呀,又找不出來!!叫我上網找找看,只看到一些叫我多吃豆類食品和早餐的方法……。找不到呀!怎麼辦?

自創嘛……嗯,可能是唯一方法了。

這個結果,還蠻合我的口味嘛。不過,又談何容易呢?

管他的,無聊的時候,就好好想像一下。該總會有點竅門才對。

是口訣?是圖像記憶?是故事記憶?

才五十二張牌,要記的資訊可多呢!真不可思議!
 
今天和Rick下了一局五子棋。在電子機器上下,是欠了點手感呀。不過對我這個渴玩的人,也已十分不錯了。想不到我用黑子並不管禁手,都下了那麼久。一定就是我那第五步呀,老想着前幾天看到那一句話:「斜角易攻,馬步易守」,結果一個馬步,變成持久戰了。

和年紀比我少的人邊喝茶邊下五子棋,和我爸卻邊喝酒邊下圍棋,這年齡簡直顛倒了嘛!哈哈哈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