霉麻耕書

打開衣櫥,幾乎選不下手呀。全部款式都不堪入目,實在土氣得難以理解。好懷疑這個年代,還有哪個年齡層的人會樂意穿上裏面的服飾呢?
這裏是香港。2006年的晚秋。

那條褲!受不了呀!怎麼可能還穿得上去上班呢?這個這個,明明發黃了,洗都洗不掉的漬,拜托注意一下好嗎?不是放了驅蟲丸了麼?怎麼還老是有蟲蛀成的洞呀?一個……兩個……,別縫了好不好?襪子也已薄得失去意義。

最光鮮的,惟有算上那條課堂費連料一百元的手製圍巾了。
 
「少無適俗韻,性本愛丘山。」昨天上網回味起陶潛的《歸園田居》,本來想找的是《歸去來辭並序》的「吾以往之不諫……」,結果怎麼錯找亂讀,還是被陶淵明的意懷攝住。
 
老實說,再怎麼樣,還是該添衣呀。

嗯,嗯。不得不含糊其辭地說,今天進書店購了四本書,另外又訂了兩本。明明是個中午還未到的銅鑼灣,人稀得自在,明明附近就有許多服飾店呀。想起買衣服,兩眼一掀,就累得不得了。又抱着那麼重的書嘛……回家睡也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