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勝如意

爹娘到港一個星期,吃了一頓已闊別十年的全家宴。十多人,吱吱喳喳在家吃蟹,其餘時光當然離不開紙牌。

人生的第一局圍棋,是大概八年前在上海和爹親下的,我當然是敗得一塌糊塗了。前天有機會,下了第二和第三局。原來我看罷一套《棋魂》的漫畫和動畫和它一點周邊遊戲,就已經有很大的差別。

昨天又打橋牌,用上極為清新的簡單模式來打,效果似乎不錯。
 
總覺得自己有點喜歡落敗。敗下來以後,猛花時間去鑽研怎樣扭轉乾坤,是一個我非常陶醉的過程。勝利好像只有剎那的喜悅,過後就失落呀失落。連敗的情況,我反而樂翻天地讓日子忙個不停。

橋牌小勝一仗,應該沒有對制度作重大修改的必要。但還得要作一點賽後檢討才好!誰知道今天在公司居然有事情忙,沒空了結評估。沒辦法沒辦法,惟有現在在家裏做了。去也!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