喬遷嵌字

公司進行物理調動,我一組人要從貨倉側的九樓辦公室,搬到十樓的老闆辦公室旁,滋味可想而知。

星期四是逍遙的最後一天,午餐時點了Pizza Hut速遞服務,我又吃呀吃呀,清理完所有食物後,我打了個嗝。嘩,好像很久沒打過嗝了。好像一項失傳了的身體功能,忽然活性化起來,那一下回氣的嗝,總像是勾起了甚麼類似懷念的感覺來。

星期五是正式搬移的日子,我書桌前的月曆用紅字寫着「宜入伙、結婚」。因為電源和網絡的線路要下午才完工,我們幾個歡逸的夕陽人士久不久就偷開一個角落,有的沒的聊個天花龍鳳。雖然已共事數月,但還是會有有趣的事情發現的。哈哈哈,百無聊賴的墟談,必然要由「老闆經過」這個契機來打斷了。

忘了是甚麼誘機,讓我忽然衝動想動筆起來。

浮生塞外傳杯盞 九樓樸野任偷閒
清雅博戲釀午時 卓卓思潮弄機關
秋後上朝賜升遷 十樓光景日如年
誰屑諂媚染龍騷 寧游低澤自在仙

 往後的日子怎麼樣呢?可能是我還不識機,總覺得「看着辦」那種虎穴待機的地勢,好歹也能知己知彼,不至於被殺個措手不及呀。變動總是有趣的事情,反正我不喜歡唉聲歎氣就是了!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