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聲無色

看了從婚宴上拍下來的短片,從攝錄中聽見自己的聲音,才忽然發覺自己的聲音實在是很難聽啊!一把很沉悶的聲音,好像原稿紙上那個永遠不會越界的字,平板得好想一把拎起硬繃繃的聲帶,然後不客氣地對它說:「喂呀!你可以站起來扭一下屁股嗎?就算只是一下也好嘛!拜託!」

難怪我生平去過唱K的次數,大概比我去看牙醫的次數還要少。苦了各位的耳朵,那也是沒辦法的事。不過嘛,我想我還是很喜歡唱歌吧。唏哩嘩啦地大喊大叫一場,依然是一個想起來就讓人感到舒爽的事情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