傾情脫胎

星期五,在公司愣了整天,丁點兒事情都沒做過。也好,反正感冒,坐着發呆,只有在午飯時間的一個小時德國橋牌是最充實的了。

晚上去看軟硬演唱會,大概是我第三次踏足紅館,但卻是我首次去看的主流演唱會。

要說好看嘛,其實也不是十分好看。歌嘛、舞嘛、搞笑嘛,也正如他們二人在台上說的:「真不知道你們進場究竟想看些甚麼?」結果也真的是,甚麼也沒看到嘛。不過,最珍貴的,是把觀眾帶回十多年前的回憶吧。在座的人,大約都是同年齡層長大的人。軟和硬,是一種符號,他們重新合作,所拼出來的火花,溫暖着我們回憶的心,年少的心。由《川保久齡大戰山本耀司》,到今天的《男子組》,原來歲月就那麼無聲地滑開了。從失落了的追憶中,尋找回窩心的青春,那比起歌藝和舞技都更加無價。

銅鑼灣SOGO後面那三間總是在播放同一齣最新dvd的商店,最近在播放軟硬當年在TVB主持的《軟硬製造》,當中那輯《東區愛的故事》的許多小場面,都是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回味無窮的光景。可是現在推出的版本,居然加插了人造笑聲,實在大大損害了它的天然感。

想不到今晚的嘉賓是李克勤。雖然我對他的感覺,應該已消減了不少,但他也是像符號般烙印在記憶的一個標誌。算起來的話,我也覺得蠻開心的。多少也算是喜悅的意外嘛。
 
星期六,讓自己徹底地睡眠。應該有睡二十個小時吧。好好地感受溫熱的血液在四肢流動,身體不止竭地呼喚着無力,全身自然發軟而無力,於是就可以潛入邋遢的單人床去。是發燒嗎?我並不曉得發燒的定義,我只聽見身體的聲音,於是就由他去了。

星期天,身體已經沒那麼囉唆了。於是到灣仔去搬了些廁具到新居。回家又睡去。可是睡不長呢!那應該是病輕了。真好溝通的身體,有甚麼就一五一十跟我說清楚嘛,別吞吞吐吐的那可就抑鬱成頑疾了。晚餐吃了一顆橙,清甜得讓我感動,傻乎乎地笑了。明天一定要去多買點橙。
 
原來Jessica和Sandy都在星期五去看軟硬呢。還被Auntie說看見我和一個「少女」在一起,所以沒上前打招呼。哈哈,我的直覺是,Auntie一定是和「少男」一起去看,所以沒來跟我打招呼而已。嘻嘻嘻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  1. Marcus(金)

    想要非
    可惜人系深圳
    同你一样,我好喜欢软硬
    不过我系长沙人,未听过吧,系香港国排,我去到过“长沙街”,“长沙湾”
    呵呵 真系感慨
     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