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聞新人笑

兩點鐘到達葵興地鐵站,German和Ronnie已經在等了。等Ryan和Keith都到達後,一行五人去吃個簡便茶餐廳,便殺上German家。

終於見識到傳聞中的Winning足球遊戲,已經是第十集了。對上玩過的足球遊戲,該已是十年前的了。名字已經忘記,但肯定那時候還沒有聽過Winning這個名字。還好Ronnie奉陪和我打了一場生手賽,好歹我以後也可以跟別人說我玩過這個遊戲了。哈哈哈。

等阿豪也到達後,我們終於見識到他那真正的winning足球實力。據說有些天雨關係,還有version不同,加上控制器的傳球按鈕有點失靈,以致有失他一貫的專業水評。

結果居然是我坐上了麻將枱,豪和Keith繼續打Winning。嗯,算起來我已是第二次正式打,似乎比較曉得自己在做甚麼了。不過更加熟習麻將的感覺,讓我覺得好像更加不用腦筋去思考……真奇怪,說不定是我一開始就走上錯誤的心理歧途上了。嘻嘻,或許我真該好好學習去數番數了。由於每局結算的關係,我也沒太留神究竟輸贏如何,大概我也賺了幾元吧,哈哈哈!

晚上加上German嫂,七個人到「客家好棧」吃晚飯。不外乎說說男男女女的事情,Ronnie第三度質問我們對她的同學的評價……哈哈哈哈,真傷腦筋,為甚麼我要連這個都記錄在此呢?我現在已不太確定自己當時說了些甚麼話,我只記得每個人好像都並不能好好記得她的舊同學,竟然是我記得最清楚,似乎比Ronnie還清楚……這……我也不知該作何詮釋。其實我記性也真有點衰退了,一天以來好像German叫我把兩句阿豪說過的金句記錄下來,寫在blog上。現在我只記得其中一個而已。
 
場景:晚飯處。
German嫂被問到認為在座的男士們中哪個最「溝到女」(好像不是用這個形容詞……嗯,忘了……),她猜「阿豪」。阿豪馬上說:「雖然我長得帥,但我是很保守的哦!哈哈哈!」

雖然豪在說完他認為是我之後,自己卻說他曾試過一個人與七個女子上酒吧的風光史!哈哈哈!要是他的言語比較一致和少點廢話的話,我們一定會顯得較沉悶吧。
 
說了點相約打羽毛球的事宜,原來真不容易呀,大家都到了不同的地點上班,也就不好找個大家方便的場所。大概只有我才會那麼瘋狂地肯特意跑去天涯海角去打球吧。管他的,就偶爾訂不同的場所,來和不同的人打打也不錯吧。
 
回家讀了豪的blog,忽然讓我想起那個黯然的小丑去看醫生的故事。

我好像只能從遊戲中才能感覺到我那個自己。

世界以一個很複雜的體系來呈現在我面前。

我以為我可以做到人生如戲。但少了遊戲的戲具在手,我的人生並不如戲。
 
企枕呼呼隨夢去,祈將皚皚寫新晨。

Posts Tagged with…

Reader Comments

  1. hinarthur

    也不算太差的故事嘛:
     
    有個人去看醫生,他跟醫生說他總是悶悶不樂,問有沒有可以醫治的方法。醫生叫他:「怎麼不去看看那個馳名的小丑表演呢?看罷保證能開懷歡笑,煩惱盡消!」求診者幽幽地道:「嗯,我就是那個小丑。」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